北京快乐8官网|北京快乐8选一秘诀

品略圖書館

許渾五律集(二)

作者簡介

許渾(約791~約858),字用晦(一作仲晦),唐代詩人,潤州丹陽(今江蘇丹陽)人。晚唐最具影響力的詩人之一,其一生不作古詩,專攻律體;題材以懷古、田園詩為佳,藝術則以偶對整密、詩律純熟為特色。唯詩中多描寫水、雨之景,后人擬之與詩圣杜甫齊名,并以“許渾千首詩,杜甫一生愁”評價之。成年后移家京口(今江蘇鎮江)丁卯澗,以丁卯名其詩集,后人因稱“許丁卯”。許詩誤入杜牧集者甚多。代表作有《咸陽城東樓》。

近讀丁卯集,錄五律數百首,分期刊發,以饗讀者。隨讀時有感想,雖然偏頗,亦以筆記的形式批注在文檔之中。今刪其過于主觀之語,存者亦非完全公允,愿與讀者共磋之。

別韋處士

南北斷蓬飛,別多相見稀。更傷今日酒,未換昔年衣。舊友幾人在,故鄉何處歸。秦原向西路,云晚雪霏霏。

九日登樟亭驛樓

鱸鲙與莼羹,西風片席輕。潮回孤島晚,云斂眾山晴。丹羽下高閣,黃花垂古城。因秋倍多感,鄉樹接咸京。

再游越中傷朱慶馀協律好直上人

昔年湖上客,留訪雪山翁。王氏船猶在,蕭家寺已空。月高花有露,煙合水無風。處處多遺韻,何情入剡中。

津亭送張崔二侍御

愛樹滿西津,津亭墮淚頻。素車應度洛,珠履更歸秦。水接三湘暮,山通五嶺春。傷離與懷舊,明日白頭人。

江樓夜別

離別奈情何,江樓凝艷歌。蕙蘭秋露重,蘆葦夜風多。深怨寄清瑟,遠愁生翠蛾。酒酣相顧起,明月棹寒波。

下第別楊至之

花落水潺潺,十年離舊山。夜愁添白發,春淚減朱顏。孤劍北游塞,遠書東出關。逢君話心曲,一醉灞陵間。

尋戴處士

車馬長安道,誰知大隱心。蠻僧留古鏡,蜀客寄新琴。曬藥竹齋暖,搗茶松院深。思君一相訪,殘雪似山陰。

放猿

殷勤解金鎖,昨夜雨凄凄。山淺憶巫峽,水寒思建溪。遠尋紅樹宿,深向白云啼。好覓來時路,煙蘿莫共迷。

將離郊園留示弟侄

身賤與心違,秋風生旅衣。久貧辭國遠,多病在家稀。山暝客初散,樹涼人未歸。西都萬馀里,明旦別柴扉。

夜歸丁卯橋村舍

月涼風靜夜,歸客泊巖前。橋響犬遙吠,庭空人散眠。紫蒲低水檻,紅葉半江船。自有還家計,南湖二頃田。

題青山館

昔人詩酒地,芳草思王孫。白水半塘岸,青山橫郭門。懸巖碑已折,盤石井猶存。無處繼行樂,野花空一尊。

秋日白沙館對竹

蕭蕭凌雪霜,濃翠異三湘。疏影月移壁,寒聲風滿堂。卷簾秋更早,高枕夜偏長。忽憶秦溪路,萬竿今正涼。

春日題韋曲野老村舍二首

繞屋遍桑麻,村南第一家。林繁樹勢直,溪轉水紋斜。竹院晝看筍,藥欄春賣花。故園歸未得,到此是天涯。

北嶺枕南塘,數家村落長。鶯啼幼婦懶,蠶出小姑忙。煙草近溝濕,風花臨路香。自憐非楚客,春望亦心傷。

崇圣寺別楊至之

蕭寺暫相逢,離憂滿病容。寒齋秋少燕,陰壁夜多蛩。樹暗水千里,山深云萬重。懷君在書信,莫過雁回峰。

途經李翰林墓

氣逸何人識,才高舉世疑。禰生狂善賦,陶令醉能詩。碧水鱸魚思,青山鵩鳥悲。至今孤冢在,荊棘楚江湄。

春望

南樓春一望,云水共昏昏。野店歸山路,危橋帶郭村。晴煙和草色,夜雨漲溪痕。下岸誰家住,殘陽半掩門。

子陵釣臺貽行侶

故人天下定,垂釣碧巖幽。舊跡隨臺古,高名寄水流。鳥喧群木晚,蟬急眾山秋。更待新安月,憑君暫駐舟。

送無夢上人先歸甘露寺

飄飄隨晚浪,杯影入鷗群。岸凍千船雪,巖陰一寺云。夜燈江北見,寒磬水西聞。鶴嶺煙霞在,歸期不羨君。

孟夏有懷

綠樹蔭青苔,柴門臨水開。簟涼初熟麥,枕潤乍經梅。魚躍海風起,鼉鳴江雨來。佳期今已晚,日夕上樓臺。

題灞西駱隱士二首

磻溪連灞水,商嶺接秦山。青漢不回駕,白云長掩關。雀喧知鶴靜,鳧戲識鷗閑。卻笑南昌尉,悠悠城市間。

志凌三蜀客,心愛五湖人。棄世酒中老,謀生書外貧。掃花眠石榻,搗藥轉溪輪。往往乘黃牸,鹿裘烏角巾。

列子:孔子游于太山,見榮啟期行乎郕之野,鹿裘帶索,鼓琴而歌。孔子問曰:“先生所以樂,何也?”對曰:“吾樂甚多:天生萬物,唯人為貴,而吾得為人,是一樂也;男女之別,男尊女卑,故以男為貴,吾既得為男矣,是二樂也;人生有不見日月,不免襁褓者,吾既已行年九十矣,是三樂也。貧者士之常也死者人之終也,處常得終,當何憂哉?”孔子曰:“善乎,能自寬者也。”

溪亭二首

溪亭四面山,橫柳半溪灣。蟬響螳螂急,魚深翡翠閑。水寒留客醉,月上與僧還。猶戀蕭蕭竹,西齋未掩關。

暖枕眠溪柳,僧齋昨夜棋。茶香秋夢后,松韻晚吟時。共戲魚翻藻,爭棲鳥墜枝。重陽應一醉,栽菊助東籬。

行次潼關驛

紅葉晚蕭蕭,長亭酒一瓢。殘云歸太華,疏雨過中條。樹色隨山迥,河聲入海遙。帝鄉明日到,猶自夢漁樵。

中二聯全然乎盛唐,起結卻是晚唐。

吳門送客早發

吳歌咽深思,楚客怨歸程。寺曉樓臺迥,江秋管吹清。早潮低水檻,殘月下山城。惆悵回舟日,湘南春草生。

自古許上一首詩者甚多,余以為此詩亦佳,中二聯氣象不逮耳。

送太昱禪師

禪床深竹里,心與徑山期。結社多高客,登壇盡小師。早秋歸寺遠,新雨上灘遲。別后江云碧,南齋一首詩。

旅懷

征車何軋軋,南北極天涯。孤枕易為客,遠書難到家。鄉連云外樹,城閉月中花。猶有扁舟思,前年別若耶。

與群公宴南亭

秋來水上亭,幾處似巖扃。戲鳥翻江葉,游龜帶綠萍。管弦心戚戚,羅綺鬢星星。行樂非吾事,西齋尚有螢。

南游泊松江驛

漠漠故宮地,月涼風露幽。雞鳴荒戍曉,雁過古城秋。楊柳北歸路,蒹葭南渡舟。去鄉今已遠,更上望京樓。

送張處士

宴罷眾賓散,長歌攜一卮。溪亭相送遠,山郭獨歸遲。風檻夕云散,月軒寒露滋。病來雙鬢白,不是別離時。

前二聯寫送,后二聯寫歸。然某以為此法更宜以七律寫之。一聯多四字,便多虛詞勾勒耳。

重經姑蘇懷古二首

越兵驅綺羅,越女唱吳歌。宮盡燕聲少,臺荒麋跡多。茱萸垂曉露,菡萏落秋波。無復君王醉,滿城顰翠蛾。

香徑繞吳宮,千帆落照中。鸛鳴山欲雨,魚躍水多風。城帶晚莎綠,池連秋蓼紅。當年國門外,誰識伍員忠。

將赴京師留題孫處士山居二首

草堂近西郭,遙對敬亭開。枕膩海云起,簟涼山雨來。高歌懷地肺,遠賦憶天臺。應學相如志,終須駟馬回。

西巖有高興,路僻幾人知。松蔭花開晚,山寒酒熟遲。游從隨野鶴,休息遇靈龜。長見鄰翁說,容華似舊時。

下第寓居崇圣寺感事

懷玉泣京華,舊山歸路賒。靜依禪客院,幽學野人家。林晚鳥爭樹,園春蜂護花。東門有閑地,誰種邵平瓜。

曉發天井關寄李師晦

山在水滔滔,流年欲二毛。湘潭歸夢遠,燕趙客程勞。露曉紅蘭重,云晴碧樹高。逢秋正多感,萬里別同袍。

喜遠書

端居換時節,離恨隔龍瀧。苔色上春閣,柳陰移晚窗。寄懷因桂水,流目極楓江。此日南來使,金盤魚一雙。

懷江南同志

南國別經年,云晴波接天。蒲深鸂鶒戲,花暖鷓鴣眠。竹暗湘妃廟,楓陰楚客船。唯應洞庭月,萬里共嬋娟。

洛中秋日

故國無歸處,官閑憶遠游。吳僧秣陵寺,楚客洞庭舟。久病先知雨,長貧早覺秋。壯心能幾許,伊水更東流。

將赴京師津亭別蕭處士二首

尊前萬里愁,楚塞與皇州。云識瀟湘雨,風知鄠杜秋。潮平猶倚棹,月上更登樓。他日滄浪水,漁歌對白頭。

津亭多別離,楊柳半無枝。住接猿啼處,行逢雁過時。江風飏帆急,山月下樓遲。還就西齋宿,煙波勞夢思。

潼關蘭若

來往幾經過,前軒枕大河。遠帆春水闊,高寺夕陽多。蝶影下紅藥,鳥聲喧綠蘿。故山歸未得,徒詠采芝歌。

頷聯因境闊而格自高。“高寺夕陽多”比之于渾詩“鴉盡夕陽沉”,雖同夕陽滿天,然已判若云泥。

玩殘雪寄河南尹劉大夫

艷陽無處避,皎潔不成容。素質添瑤水,清光散玉峰。眠鷗猶戀草,棲鶴未離松。聞在金鑾望,群仙對九重。

陪越中使院諸公鏡波館餞明臺裴鄭二使君

傾幕來華館,淹留二使君。舞移清夜月,歌斷碧空云。海郡樓臺接,江船劍戟分。明時自鶱翥,無復嘆離群。

春泊弋陽

江行春欲半,孤枕弋陽堤。云暗猶飄雪,潮寒未應溪。飲猿聞棹散,飛鳥背船低。此路成幽絕,家山鞏洛西。

晨別翛然上人

吳僧誦經罷,敗衲倚蒲團。鐘韻花猶斂,樓陰月尚殘。晴山開殿響,秋水卷簾寒。獨恨孤舟去,千灘復萬灘。

此結雖俚,然非不佳。思及郁達夫“不管千山與萬山”。置于五律之中,覺未全發揮其三嘆之妙也。

送客江行

蕭蕭蘆荻花,郢客獨辭家。遠棹依山響,危檣轉浦斜。水寒澄淺石,潮落漲虛沙。莫與征徒望,鄉園去漸賒。

將歸涂口宿郁林寺道玄上人院二首

西巖一磬長,僧起樹蒼蒼。開殿灑寒水,誦經焚晚香。竹風云漸散,杉露月猶光。無復重來此,歸舟凌夕陽。

春尋采藥翁,歸路宿禪宮。云起客眠處,月殘僧定中。藤花深洞水,槲葉滿山風。清境不能住,朝朝慚遠公。

其一開篇極為不凡,可謂余所讀許渾五律首句入韻最佳者。結亦非晚唐色彩,甚佳。

題宣州元處士幽居

潺湲繞門水,未省濯纓塵。鳥散千巖曙,蜂來一徑春。杉松還待客,芝朮不求人。寧學磻溪叟,逢時罷隱淪。

結用姜子牙故事,見用世之心。

陵陽送客

南樓送郢客,西郭望荊門。鳧鵠下寒渚,牛羊歸遠村。蘭舟倚行棹,桂酒掩馀樽。重此一留宿,前汀煙水昏。

題倪處士舊居

儒翁九十馀,舊向此山居。生寄一壺酒,死留千卷書。檻摧新竹少,池淺故蓮疏。但有子孫在,帶經還荷鋤。

贈梁將軍

曾經黑山虜,一劍出重圍。年長窮書意,時清隱釣磯。高齋云外住,瘦馬月中歸。唯說鄉心苦,春風雁北飛。

春望思舊游

失意極春日,南臺披薜蘿。花光晴漾漾,山色晝峨峨。湘水美人遠,信陵豪客多。唯憑一瓢酒,彈瑟縱高歌。

病中二首

三年嬰酒渴,高臥似袁安。秋色鬢應改,夜涼心已寬。風衣藤簟滑,露枕竹床寒。臥憶郊扉月,恩深未掛冠。

私歸人暫適,扶杖繞西林。風急柳溪響,露寒莎徑深。一身仍白發,萬慮只丹心。此意無言處,高窗托素琴。

姑熟官舍寄汝洛友人

官靜亦無能,平生少面朋。務開唯印吏,公退只棋僧。藥鼎初寒火,書龕欲夜燈。安知北溟水,終日送摶鵬。

恩德寺

樓臺橫復重,猶有半巖空。蘿洞淺深水,竹廊高下風。晴山疏雨后,秋樹斷云中。未盡平生意,孤帆又向東。

天竺寺題葛洪井

羽客煉丹井,井留人已無。舊泉青石下,馀甃碧山隅。云朗鏡開匣,月寒冰在壺。仍聞釀仙酒,此水過瓊酴。

朗上人院晨坐

簟涼襟袖清,月沒尚殘星。山果落秋院,水花開曉庭。疏藤風裊裊,圓桂露冥冥。正憶江南寺,巖齋聞誦經。

送客歸湘楚

無辭一杯酒,昔日與君深。秋色換歸鬢,曙光生別心。桂花山廟冷,楓樹水樓陰。此路千馀里,應勞楚客吟。

頷聯翻意極佳,五言卻能蘊無限意于其中,景在秋色曙光,人在鬢心二字,事在歸別二字,三者卻能合一,可謂字字如金。

過故交舊居

往年公子宅,夜宴樂難忘。高竹動疏翠,早蓮飄暗香。珠盤凝寶瑟,綺席遞華觴。今日皆何處,閉門春草長。

力量全在結句。

題沖沼上人院

劚石種松子,數根侵杳冥。天寒猶講律,雨暗尚尋經。小殿燈千盞,深爐水一瓶。碧云多別思,休到望溪亭。

和畢員外雪中見寄

仙署淹清景,雪華松桂陰。夜凌瑤席宴,春寄玉京吟。燭晃垂羅幕,香寒重繡衾。相思不相訪,煙月剡溪深。

春醉

酒醲花一樹,何假卓文君。客坐長先飲,公閑已半曛。水鄉春足雨,山郭夜多云。何以參禪理,榮枯盡不聞。

題岫上人院

病客與僧閑,頻來不掩關。高窗云外樹,疏磬雨中山。離索秋蟲響,登臨夕鳥還。心知落帆處,明月浙河灣。

送客南歸有懷

綠水暖青蘋,湘潭萬里春。瓦尊迎海客,銅鼓賽江神。避雨沿楓岸,看云渡柳津。長安一杯酒,座上有歸人。

李生棄官入道因寄

西巖一徑通,知學采芝翁。寒暑丹心外,光陰白發中。水深魚避釣,云迥鶴辭籠。坐想還家日,人非井邑空。

長興里夏日寄南鄰避暑

侯家大道傍,蟬噪樹蒼蒼。開鎖洞門遠,卷簾高館涼。欄圍紅藥盛,架引綠蘿長。永日一欹枕,故山云水鄉。

送韓校書

恨與前歡隔,愁因此會同。跡高蕓閣吏,名散雪樓翁。城閉三秋雨,帆飛一夜風。酒醒鱸鲙美,應在竟陵東。

秋晚登城

城高不可下,永日一登臨。曲檻涼飆急,空樓返照深。葦花迷夕棹,梧葉散秋砧。謾作歸田賦,蹉跎歲欲陰。

江西鄭常侍赴鎮之日有寄因酬和

來暮亦何愁,金貂在鹢舟。旆隨寒浪動,帆帶夕陽收。布令滕王閣,裁詩郢客樓。即應歸鳳沼,中外贊天休。

蒙河南劉大夫見示與吏部張公喜雪酬唱輒敢攀和

風度龍山暗,云凝象闕陰。瑞花瓊樹合,仙草玉苗深。欲醉梁王酒,先調楚客琴。即應攜手去,將此助殷霖。

下第送宋秀才游岐下楊秀才還江東

年來不自得,一望幾傷心。風轉蕙蘭色,月移松桂陰。馬隨邊草遠,帆落海云深。明旦各分首,更聽梁甫吟。

南亭偶題

城下水縈回,潮沖野艇來。鳥驚山果落,龜泛綠萍開。白首書千卷,朱顏酒一杯。南軒自流涕,不是望燕臺。

與裴秀才自越西歸阻凍登丘山寺

春草越吳間,心期旦夕還。酒鄉逢客病,詩境遇僧閑。倚棹冰生浦,登樓雪滿山。東風不可待,歸鬢坐斑斑。

靖恭里感事

清湘吊屈原,垂淚擷蘋蘩。謗起乘軒鶴,機沈在檻猨。乾坤三事貴,華夏一夫冤。寧有唐虞世,心知不爲言。

乘軒鶴,狄人伐衛,衛懿公好鶴,使鶴乘軒,衛軍皆憤,遂敗績。比喻小人。

與侯春時同年南池夜話

蘆葦暮修修,溪禽上釣舟。露涼花斂夕,風靜竹含秋。素志應難契,清言豈易求。相歡一瓢酒,明日醉西樓。

廣陵送剡縣薛明府赴任

車馬楚城壕,清歌送濁醪。露花羞別淚,煙草讓歸袍。鳥浴春塘暖,猿吟暮嶺高。尋仙在仙骨,不用廢牛刀。

游果晝二僧院

何必老林泉,冥心便是禪。講時開院去,齋后下簾眠。鏡朗燈分焰,香銷印絕煙。真乘不可到,云盡月明天。

題官舍

燕雁水鄉飛,京華信自稀。簞瓢貧守道,書劍病忘機。疊鼓吏初散,繁鐘鳥獨歸。高梧與疏柳,風雨似郊扉。

酬報先上人登樓見寄

丹葉下西樓,知君萬里愁。鐘非黔峽寺,帆是敬亭舟。山色和云暮,湖光共月秋。天臺多道侶,何惜更南游。

萬里愁于許詩如陳言濫調也。

曉過郁林寺戲呈李明府

身閑白日長,何處不尋芳。山崦登樓寺,谿灣泊晚檣。洞花蜂聚蜜,巖柏麝留香。若指求仙路,劉郎學阮郎。

泛舟尋郁林寺道玄上人遇雨而返因寄

禪扉倚石梯,云濕雨凄凄。草色分松徑,泉聲咽稻畦。棹移灘鳥沒,鐘斷嶺猿啼。入夜花如雪,回舟憶剡溪。

郁林寺

臺殿冠嵯峨,春來日日過。水分諸院少,云近上方多。眾籟凝絲竹,繁英耀綺羅。酒酣詩自逸,乘月棹寒波。

題崇圣寺

西林本行殿,池榭日坡阤。雨過水初漲,云開山漸多。曉街垂御柳,秋院閉宮莎。借問龍歸處,鼎湖空碧波。

交大青年詩刊出品

編輯 | 李俊儒

來源 | 丁卯集箋證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kzguv.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評論
首頁
北京快乐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