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官网|北京快乐8选一秘诀

品略圖書館

現代密碼學之父:我經常把密碼寫下來,放在錢包里

一年前,美國社交媒體臉書(Facebook)被爆數據泄露丑聞,涉及5000萬用戶。當時,臉書創始人兼CEO扎克伯格發聲說:有責任保護用戶數據,保證不再發生。

然而,當地時間4月3日,網絡安全公司UpGuard的研究人員稱,臉書數百萬條用戶記錄被發布在亞馬遜公司的云服務器上。

事實上,臉書數據泄露丑聞所揭露的,不僅是互聯網巨頭對用戶隱私保護不力,而且個人信息被獲取并進行倒賣的事件也屢見不鮮。

因此,人們擔憂的是,當一家互聯網公司足夠大并且掌握用戶海量數據時,我們是否能夠保護自己的隱私?尤其是涉及金錢交易時,當下流行的免密支付和刷臉支付真的比密碼安全嗎?

這些都是科技發展背后的隱憂。尤其是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在精準為用戶“畫像”的同時,我們的偏好是否被惡意利用?從更長遠的角度看,人工智能是否終將超越人類?

可能最不愿看到今天這個局面的,是“現代密碼學之父”惠特菲爾德·迪菲(Whitfield Diffie)。

1976年,迪菲和赫爾曼開創了“公鑰加密”新算法,旨在保證互聯網用戶進行私下溝通的通道安全,兩人因此獲得2015年度圖靈獎。

面對今天的信息安全隱憂和人工智能的挑戰,迪菲如何看待?帶著疑問,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與迪菲進行了一場對話。

國是直通車 孫秋霞 攝

Q:去年,一家名為“劍橋分析公司”的數據分析企業,獲取了美國社交媒體“臉書”多達5000萬用戶的信息,今年,臉書又被曝數據泄露丑聞,你如何看待互聯網時代的隱私保護?

迪菲:臉書在丑聞方面很有天賦。我不喜歡臉書是因為它是一種專有技術,而不是一種標準。在某些方面它類似于電子郵件,但電子郵件是一種互聯網標準,任何程序員都可以坐下來寫電子郵件客戶端,沒有人可以坐下來編寫臉書客戶端,因為臉書控制著對其數據庫的所有訪問。

我也非常的關注隱私的保護,但這需要一個機制,使大家能夠控制自己的信息。比如說谷歌,Facebook都可以獲得很多信息,他們能夠擁有他們所獲得的信息。隱私在這里發揮一定的作用,但是我認為要適當的進行保護。

Q:現在登錄網上賬號常常需要輸入密碼,很多人擔心密碼安全問題,尤其是涉及金錢交易。你如何設置并保存自己的密碼?免密支付和刷臉支付更安全嗎?

迪菲:我經常把密碼寫下來放在錢包里,但是密碼安全保護程度跟丟錢包概率差不多。事實上我喜歡密碼,它是你獨有的。很多負責信息安全管理的人員不喜歡密碼,因為密碼沒有給他們足夠的控制權,所以他們往往喜歡使用生物識別技術或其他東西,這樣密碼就可以和其他人分享。

在互聯網交易中,我們還是需要密碼,但同時也需要改進技術來設置、記憶和使用它們,我也在研究如何增強密碼的安全性。

Q:傳統計算機需要幾十年才能計算出密碼結果,但量子計算僅幾秒就可以輕松破解。你怎么看待量子計算對加密技術的威脅?

迪菲: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物理學家就對量子計算充滿期待,我也在猜測量子計算什么時候會威脅密碼學。坦白說,量子計算對密碼學中非常窄和重要的領域構成了威脅,但并不是所有領域。20世紀70年代建立起來的公鑰加密體系很容易受到量子計算的攻擊。

但密碼學中有很多技術,例如大多數區塊鏈都使用了公鑰密碼,同時也使用了很多其他的東西,包括哈希編碼,區塊鏈在量子計算中并不十分脆弱。

Q:除了密碼學,你在人工智能方面也有較深的研究,當初被 “人工智能之父”約翰·麥卡錫邀請進入斯坦福人工智能實驗室工作。人工智能至今已發展60多年 ,你如何看待人工智能的未來?

迪菲:很多人認為人工智能真正可能是源于最早先人們探索機器,或者游戲,甚至比19世紀更早。在某種程度上,大家往往把人工智能跟超級計算結合起來,人工智能更多地是讓這些計算機有超級計算的能力,針對一些新的想法進行處理,往往超過我們所能理解到的范圍。

接觸AI到現在60多年了,我感覺到沒有任何人對于AI到底可以解決哪一類的問題,有任何的定義。不管你叫它是人工智能還是機器智能,現在人們對它的熱情很大,就覺得計算力可以做非常復雜的事情,解決非常復雜的場景,這是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但它會比其他的現象更類似人的思考。

Q:現在中、美、英等國都在發展人工智能,你認為中國能在未來占據主導地位嗎?人工智能的發展需要開放,但是各國又存在競爭關系,你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迪菲:考慮到中國的地位,特別是在超級計算領域,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中國人工智能很有可能占據優勢地位。

另外,從近年來的科學發展看,人工智能的推動因素除了公司之間的開放共享之外,公司甚至國與國之間的競爭也是推進的一大重要因素。目前鑒于人工智能的一些決策往往不是人們所理解的常理范圍,或許封閉發展短期來說還是有益的。

Q:人工智能在更加智能的同時,也引發一些擔憂,比如,人工智能是否會具有自我意識,并最終打敗人類?

迪菲:人工智能在多大程度上,或者什么時候會出現自主內容,并且超過人們編程的范圍有一個自主的發展,很多人對這樣的實踐是沒有多少信心的。另外一個就是國與國之間相互影響的有限性和各種觀點的多樣性還是非常吸引人的,我相信以后還會有不同的各種各樣的觀點涌現。

Q:現在每天讀新聞時會有推薦閱讀,這是人工智能算法的一個應用。但是這種推薦也產生一些問題,比如人們關注的領域越來越窄,你認為這需要人為干預嗎?

迪菲:我覺得開放是一個好事,我們并沒有被確切地告知在政策或監管方面該做些什么。但事實上,我認為很不幸的是,互聯網的行為是由算法控制的,而這些算法甚至可能連編寫代碼的人都無法理解。

幾年前,我的合著者蘇珊·蘭多對我說,當前的互聯網為一些事情提供了便利,互聯網更多地像買一張報紙直接打開看體育新聞,互聯網只會帶給你感興趣的東西,我認為這是一個問題,但我不認為你可以合法地做些什么。

Q:你曾說,區塊鏈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加密技術的“復興”,重新聚焦于產品的加密層面,當人們越來越注重隱私的時候,你認為區塊鏈未來有哪些發展潛力?

迪菲:我們是否以后回顧當前區塊鏈的發展,就像現在回顧20年以前萬維網的這種作用一樣,我不知道。決定區塊鏈未來還有一個因素,即它是會變成一個小眾人群、專業人士使用的工具,還是大眾都使用的工具,這一點我也不清楚,但這都是影響因素。

來源:國是直通車

作者:孫秋霞

編輯:楊佳欣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kzguv.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評論
首頁
北京快乐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