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官网|北京快乐8选一秘诀

新領導上任的套路

說起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很多人都不會陌生,自從1943年被創立以來,它被應用在眾多領域上,很多看似沒有關聯的事情,經過這一理論的分析就有了頭緒。 今天我們要講的故事似乎也可以用它來解釋一下。

晉文公重耳在外流亡漂泊了十九年,終于以國君的身份回到家鄉,重新成為眾人焦點。對于當時的晉國人來說,重耳,這個新上任的老板,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了。

他有沒有說的那么好?會不會報復曾經想要暗殺他的敵對勢力,從而在晉國掀起腥風血雨?他能不能讓晉國在秦楚兩國夾擊下強大起來?

而對重耳來說,他也迫切需要建立起在晉國的權威,獲得人民的支持。

只是,這里的“人民”,需求可不太一樣。如果拿馬斯洛模型來說,有些人要的只是能生存,有安全感;有的人需要找到歸屬感;有些人則需要獲得尊重。

至于自我實現嗎……那就是重耳自己的追求了。

給老百姓以安全感

重耳上位,并不代表晉國就國泰民安了。平靜的表面下,暗流涌動。

比如呂省和卻芮這兩個人作為輔佐之前國君的肱骨重臣,曾經的地位非同一般。他們眼瞅著晉文公從他國流亡回來,不動聲色,既不大肆封賞,也不追究責任,越想越怕。終于,他們倆坐不住了,認為與其等著受死,不如主動出擊。他們拉上曾經殺過晉文公未遂的寺人(相當于太監)勃鞮,開始醞釀一場宮廷謀殺。

某天晚上,呂、卻二人帶著手下,在晉文公的宮殿門口放起火來。宮里的人都亂哄哄地出來逃命。士兵們帶著武器沖進去,大喊著“不要讓重耳跑了!” 很多人被燒得焦頭爛額,或者被砍斷了手腳。一時間火光熊熊,哭聲震天,簡直是人間地獄。

然而重耳并不在宮里。原來勃鞮早已棄暗投明,主動向重耳告了密。重耳偷偷帶著心腹,跑去了秦國,又借助秦穆公,誘騙呂、卻二人前來會面。結果當然是立刻抓住,砍掉了人頭。

除掉了晉國的最大不安定因素,重耳終于給晉國的老百姓帶來了長久沒有的和平。

而對老百姓來說,這就是他們當前的最大訴求。

給士人以歸屬感

殺掉呂省和卻芮,當然有助于國內局勢安定,但這事也讓很多人惴惴不安。畢竟,晉國的大部分士人,之前都為呂、卻二人做過事。雖然重耳頒布公文,表示大赦天下,既往不咎。但眾人依然采取很狐疑的態度,不敢出頭做事。而且謠言紛起,讓重耳很是憂愁。

很快,有個機會就送上門來。他過去的小吏頭須找上門來了。

頭須是誰呢?提起這個人,重耳和他當年一起流亡的小伙伴簡直是要恨得咬牙切齒。頭須當年是在流亡小團隊里負責管理錢財的。當時他不堪忍受流浪過程的艱苦,自己一個人逃跑了,而且這還不算,他還帶走了重耳一行人的錢財和糧食,直接導致晉文公和他的追隨者們長時間的忍饑挨餓,在曹國和衛國乞求支援,受盡屈辱。

但重耳并沒有殺他,反而讓他官復原職,繼續做之前的看管工作。同時故意在巡城的時候,讓他御駕馬車,讓所有的人看見。

這一下子,那些心有疑慮的人都放下心來:“你看頭須都沒有被怪罪,更別提我們了!”謠言也就日漸平息,士人們不再相互猜忌,而是齊心協力為晉文公重耳效力了。

給重臣們以尊重

局勢穩定了,晉文公終于可以放下心來為多年來陪伴他的大臣們論功行賞。這是他最需要仰仗的力量,因此重耳也毫不吝惜。

所謂“復國之賞”中,最高一等就給了“從亡”,也就是跟隨他流亡的人。狐毛狐偃都是跟隨他多年的忠臣,他們的父親狐突因此受到牽連,被晉懷公殺害,所以晉文公特意為他在晉陽的馬鞍山立了廟。

重耳還借助給小臣壺叔解釋的機會,特地聲明了他的封賞規則:“夫導我以仁義,是我肺腑開通者,此受上賞;輔我以謀議,使我不辱諸侯者,此受次賞;冒矢石,犯鋒鏑,以身衛寡人者,此復受次賞。故上賞賞徳,其次賞才,又其次賞功。”

可見,重耳是非常有章法地進行封賞,而這樣的封賞自然也讓他的重臣們倍感榮光和心悅誠服。

能夠自我實現的只有一人

重耳封賞天下,卻唯獨忘了一個人。這個人叫介子推。

忘了這個人,實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因為介子推對重耳,真的是要好到天上去了。在外流亡的時候,有一次看到重耳都快要餓暈過去了,介子推居然割了自己大腿的肉,煮湯給重耳吃!

后來經人提醒,晉文公才“恍然大悟”,親自去找介子推。介子推和他的老母親躲在深山里不肯出來。晉文公下令放火燒山,結果把介子推母子活活燒死在山里。

整件事情,是不是奇怪得有點匪夷所思了?

嗯,可能是事情的癥結,就在于“功高不賞”。重耳實在難以判斷介子推的需求,不知該給予他何種層次的賞賜。

如果熟悉之前所講的齊桓公的故事的話就會記得,齊桓公身邊也有一個為他割肉的易牙(后來造反導致齊國內亂),為了讓齊桓公嘗到鮮美的人肉,拿自己的孩子開刀下鍋烹煮。

一個人為你付出過多,往往意味著他要求的也就更多。所以在對待介子推的這件事情上,重耳就很為難。他能給出的賞賜都已經到頭了,像這種“割股”的功勞,究竟應該怎么辦?如果他要的不止是馬斯洛模型里的“尊重”,而是“自我實現“呢?

Oh No No No,自我實現這件事,在整個晉國,只有我重耳一個人可以做!

話說回來,從晉文公這一系列手段,我們可以看出新領導上任的套路。那就是:

給底層群眾安全感;給中層干部歸屬感;給高管們公開的尊重。

至于某些目的不明確,訴求很可疑的,還是干掉吧……

END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kzguv.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北京快乐8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开到几点啊 德州扑克大师一花下载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 简单明了 宝马线上娱乐-mg电子 腾讯分分彩全能版计划软件 电玩动物赛跑压分技巧 种凤梨赚钱吗 微信发彩票 棋牌注册秒送18元 北京时时百科 2019篮球亚锦赛 陕西快乐十分分布图 大乐透走势图 排列五复式模拟投注 辽宁35选7图标 412388无错别3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