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官网|北京快乐8选一秘诀

品略圖書館

匈奴屠各劉氏——劉曜稱帝

第六章 劉曜稱帝

很快石勒整軍前來討伐靳準,劉曜卻姍姍來遲。論距離,倆人差不多,但論迫切,有滅族之仇的劉曜怎么也要比一個異族強。劉曜實在是有自己的苦衷,劉曜坐鎮的關中有著大量氐羌部落,他們憎恨劉聰父子,靳準相當于為他們報了仇。劉曜光是穩定軍心就夠忙活了,根本來不及去討靳準。

盡管如此,石勒進軍的消息傳來后,劉曜生怕羯人再鬧出別的幺蛾子,沒有耐心去安撫氐羌,強起大軍向平陽進發。他剛過黃河,就遇到了呼延晏和朱紀等人,他們是劉聰的老臣子,在靳準發難時趁亂逃出,在城外潛伏,聽說劉曜前來后立馬來迎。劉曜大喜,他這才得以收到平陽的準確消息,聞聽了皇室當時慘狀,對靳準更加咬牙切齒,遇難的人里面可是有劉曜的母親和兄弟。

皇室成員既然再無其他更有資歷的幸存者,呼延晏推劉曜為主,勸他即刻登基稱帝,吸聚人心,招攬部眾,討滅叛賊。劉曜當仁不讓,也不學那些謙虛的先人,沒有三推三就的矜持,當即在軍營里祭天稱帝,此年公元318年。

劉曜稱帝不久,又迎來好消息,靳準迫于石勒的巨大壓力,派人前來求和。劉曜為了盡快結束戰爭,免得讓石勒得了漁人之利,便假意答應饒恕靳氏一族,還說他本來也很惱劉聰父子,只要靳準識相,還能讓他當個從龍功臣,最后讓他快點出城投降。

靳準之所以又厚著臉皮向劉曜討饒,實在是石勒太厲害。平陽周遭支持靳氏的人還是有一些的,但都抵擋不住羯族大軍的進攻,石勒很快兵臨城下。靳準遭遇了和二戰末期德國人一樣的苦惱:是該向東方的異族人投降還是向西方的同族人投降?靳準和德國人做出了一樣的選擇,仇怨很深,但還是本能地相信同族人。

靳準派人求和,也是被底下人所逼,他情知不會被劉曜所饒,原以為他不會同意,靳準就可以順勢激勵眾人英勇抵抗。結果劉曜比他還光棍,竟然同意了,這下靳準騎虎難下,投降不是,不投降也不是。正在靳準舉棋不定時,他的族人幫他做了決定。靳氏棄車保帥,暗殺了靳準,推舉了新的族長,然后向劉曜正式投降。

石勒接到平陽城投降的消息后,震怒不已。他辛辛苦苦從河北趕來,翻大山,渡大河,同叛軍激戰,替他們劉氏報仇,結果到頭來敵人向根本就怎么出力的劉曜投降了,他是一點好處沒沾。石勒不甘心被耍,像蘇聯人一樣不再等盟友匯合,直接攻城。靳氏招架不住,急忙向劉曜求援。

劉曜也不干了,靳氏都向他投降了,他石勒還攻城干什么,太不給他這個皇帝面子了。劉曜心里的不忿也只能按在心里,石勒在劉淵在世時都不怎么聽指揮,現在翅膀更硬了,更不可能聽他劉曜的話。之前劉曜剛稱趙帝的時候,封石勒為大將軍、趙公。一般來說封爵的名字不會帶上國號,這于禮于法都不合,縱貫整個中國歷史,好像也就石勒有此殊榮。石勒并不買賬,對他的封賞模棱兩可,也沒向劉曜賀喜或者表忠心。論硬實力,石勒其實已經超出大趙皇帝劉曜很多,劉曜知道石勒不會向他真心實意地低頭,一切還是要靠實力。

劉曜率軍直抵平陽城下,同石勒軍相持,石勒吃不準劉曜的態度,便停止了攻城。接下來怎么辦,劉曜心里也沒譜兒,他是有苦難言。雖然他和石勒名義上都是來平叛的,但真讓石勒攻進城去,破壞力肯定大過十次靳準之亂,平陽城里面所有的一切不會復劉氏所有。雖說平陽不是他的根基所在,但這么讓出去太損他皇帝的威儀了。那不準石勒進城?以目前的情況看,石勒肯定炸鍋。聯合靳氏共抗石勒?這個方案怎么想來也不靠譜,靳氏是劉氏不共戴天的仇敵啊,而石勒是幫助自己報仇的恩人。真這么干了,底下人咋看自己,他的皇位本來就還不穩,手下那些氐羌士兵還帶著怨氣呢。

劉曜覺得這種方案不靠譜,石勒卻并不這么覺得,他可以單獨擊敗靳氏,也可以單獨對付劉曜,但對抗他們的聯軍就力有未逮了。他跟劉曜一樣想早點結束這種尷尬局面,這里是匈奴人的大本營,真的呆久了,不知會發生什么變化。就這么撤走?石勒也不甘心。倆人都是騎虎難下,隔著一座城大眼瞪小眼,就等對方給個臺階下。

最后倆人熬不住了,決定各讓一步:人歸劉曜,城歸石勒。具體方案是劉曜派人接應靳氏和城內其他愿意撤離的人,由他帶回長安。城池和里面留下的財物歸石勒。倆人都不想這兒呆下去,行動進行的很順利。劉曜接到人后就撤退了,馬不停蹄地撤,直到過了黃河才停下。隨后安葬了他母親的遺體,并誅殺了所有靳氏族人為其陪葬。至于當時說的要寬恕氏氏一族的話,則被劉曜一起留在黃河以東了。

石勒很守規矩,等劉曜接完人才進城。他對這里毫無歸屬感,搬走了所有能搬走的財物,也撤回了河北大本營。臨走之前,他忽然想起了起兵來平陽的初衷,派人將劉淵父子的遺體收殮,重新安葬。這一點可比只想著自己母親的劉曜強多了。

劉曜心底憋屈的很,他之所以撤的這么匆忙,當然是石勒給他的壓力太大了。劉曜還想再爭取一下,至少讓石勒留在自己的帝國秩序之內,他回到長安后,封石勒為趙王,統管關東地區。結果派去封賞的使者把差事辦砸了,石勒覺得這個使者有刺探軍情的嫌疑,嚴刑拷打之下,果然訊問出這個使者別有目的。石勒更怒,趁勢和劉曜正式決裂,就此正式單飛。

劉曜看著石勒在那兒表演,恨的是牙根癢。自己好心好意釋放善意,期望和解,結果他趁勢獨立了。這打臉打的不能再狠了,只可恨自己暫時還沒實力和精力對付他,關中地區還沒徹底平定呢,大本營不穩,外釁強敵絕非上策。

除了石勒,劉曜此時最大的敵人是關中殘余的晉人抵抗勢力。算起來劉曜占領長安才兩年多,期間又要繼續攻略中原,又要應付平陽朝廷,根本就不顧得好好經營關中。此時關中不光有晉人勢力,還有一個小朝廷和一個晉王。晉懷帝司馬鄴死后,除了南渡的晉人在建康立了一位晉帝外,往西避難的晉人也擁立當地的宗室司馬保為晉王,繼續領導晉人抵抗匈奴人。除了以司馬保為首的晉人小朝廷,再往西還有地方軍閥張寔,往南還有個氐人小霸王楊難敵。此外還有數不清的漢、羌、氐、匈奴等族小勢力彌漫其間,就像墻頭草在各勢力間左右搖擺。

劉曜顧不上那些敵人,而是忙著穩定自己新朝堂。劉粲父子敗亡的太突然,劉曜崛起的也很突然,他的登基更是突然。很多人并不服他,甚至包括匈奴屠各內部的人。為了吸聚人心,重整帝國,劉曜表現出了整個整個劉氏家族最杰出的才干。他改國號為趙,“趙”取自劉淵封他的中山王的王號,并放棄劉淵對劉禪的祭祀,改以匈奴祖先為宗,奉行匈奴優先的政策。這和石勒很像,石勒以羯人為本,以此基礎再拉攏他族人,在中原縱橫馳騁。劉曜有樣學樣,以匈奴族人為國本,中興劉氏。并且通過更改國號表示他與劉聰父子的不同,希望他們得罪的各族民眾不要把怨氣撒在他這個新王朝的皇帝上。劉曜的趙和劉淵的漢一脈相承,史稱漢趙或劉趙,又名前趙。之所以稱為前趙,是因為隔了不到一年,石勒在襄國稱趙王,其國也稱趙國史稱石趙或后趙。這對宿敵真可謂緣分匪淺,先是并稱帝國雙璧,后面又同稱趙主,治國政策也趨同。在個和平年代,倆人真可能成為摯友,然而在這亂世,兩人為了生存,為了家族,只能成為敵人,那種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敵人。

劉曜的政策大變向,果然效果非凡,在統治區各地都激起了叛亂。中原方向洛陽守將直接投降石趙,北邊匈奴內部反劉勢力趁勢起兵,西南的氐羌部落也大舉反旗,公元320年元月,司馬保趁機聯合各路義軍,一起向劉曜發難。關中大地一時間烽火遍地。

劉曜很惱,自己新皇上任,三把火還沒燒,別人主動燒上門了。劉曜在石勒那兒吃了不小的虧,在這些雜魚身上,怎甘心被欺。他立馬派出精銳軍隊,征討鬧得最歡的司馬保部,而他繼續坐鎮長安穩定軍心,應對東邊中原和并州方向的可能變故。

然而,劉曜兩頭兼顧的戰略馬上挫折,劉趙軍兵力不夠,和司馬保部相持二十多天,始終無法獲勝。各地的叛亂越演越烈。劉曜愈加心急,關中不定,未來的一切都免談。思來想去他決定暫時放棄中原和并州,讓中原的晉人去和石勒纏斗,他先專心搞定關中再說。擁有平陽和洛陽都是證明劉趙正統的象征,劉曜暫時放棄爭奪這兩個戰略要地,這就跟我們平常人一樣,任何大事的決定一旦做出,剩下的反倒輕松了。

劉曜既然決定先顧家,立即抽調防御并州和中原方向的兵力,親率主力大軍出征作戰。劉曜這人對外人不咋地,但對自己人極其護短,深受臣子和士兵的愛戴。皇帝親征,劉趙士兵奮勇爭先,三下五除二便將晉軍打的大敗,依附的那些氐羌部落也做鳥獸散。接著,劉曜大軍轉而向北邊的河套,將那里的匈奴叛軍再次打的大敗。殘余的匈奴人紛紛投降,叛亂平息后,劉曜方才回到長安,威名大盛。

回到長安,劉曜的心才算徹底放松下來,自己當老板和之前給別人打工感覺就是不一樣啊。以前打仗敗了,撤退就好了,現在,前方打敗了,自己這個老板就得往前沖了。弄完了軍事,劉曜就該緊接著操心下政事了。說白了,這次之所以爆發暴亂大潮,一個是他們欺自己立基未穩,另一個也是匈奴優先的政策過于激進了。劉曜不由開始反省,是不是該改良下國策。但很快,又一件事打斷了他的反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kzguv.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分享
評論
首頁
北京快乐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