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官网|北京快乐8选一秘诀

一無是處的紈绔子弟,卻因為父親所遺留的神秘玉佩,吞食遠古神龍之傳承精血

                   

1

        

白楊鎮。

翡翠玉樓二樓一間雅房內,楊辰雙腿上,各坐著一個嬌媚的女子。此時楊辰正甩出幾張銀票,砸在桌上,得意笑起來。

兩個女子一見這銀票,頓時雙眼放光,連忙爭著把胸口往楊辰手臂上蹭,嬌笑道:"楊爺,您出手真是大方……"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撞開,一個小廝擠到少年旁邊,不顧滿頭大汗,俯在貴公子耳邊道:"辰少爺,三老姑爺去世了!"

小廝名為小黃,是楊辰最信任的人,陪伴了楊辰多年。

楊辰表情忽然呆滯,良久才緩過勁來,拂拂衣袖站起身來,離開了這里。小廝表情悲傷,卻追不上楊辰腳步。

走到大街上,楊辰暗道:"死鬼老爹雖然醉生夢死,勝我十倍,但是年不到四十,看著也能再活十年,今個兒怎么翹辮子了?"

腳步加快,很快就回到了楊家。

白楊鎮有兩大霸主,分別是白家和楊家。楊家占據白楊鎮近半資源,是名副其實的土皇帝。

一般生于這樣的世家,是人生大幸。不過對楊辰來說卻不是如此。

楊家老祖年輕時天賦縱橫,修為深不可測,在白楊鎮建下了赫赫基業,并且開枝散葉,生下子女無數,成就楊家大族。

楊辰的老娘即是老祖之女,排行第三,天賦超然,白楊鎮無人不識。不過楊辰老爹卻是個入贅的角色,年輕時候如何風騷楊辰不知道,自懂事開始,老爹終日飲酒,渾渾噩噩,孤單一人被遺棄在簡陋茅廬中,混吃等死。

老子廢物兒子也跟著倒霉,楊辰在這個大家族中就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遭人冷眼不說,他老娘也當沒生過這個兒子,于是他從小自由,生性不拘,憑著身上綁有的楊家光環,在外混吃混喝,欺男霸女,小日子一直都過得不錯。

不顧那些守門衛士的冷眼,楊辰從側門進入楊家。

楊家大院樓亭林立,花草秀麗,顯示著大家族的優雅與底蘊。

沒走幾步,對面就走來兩個人,先行的是一個身穿白色錦衣,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青年男子,正是楊辰二伯的大兒子,他的堂哥楊戰。

楊戰身后跟著的,是他一個遠方表弟,名為陳六,尖嘴猴腮,腰弓著,對著楊戰一臉諂媚。

走到楊辰跟前的時候,楊戰突然攔住楊辰去路。

"聽說你那廢物老爹完蛋了?"

楊戰揶揄看著楊辰,臉上滿是嘲諷之色。

楊戰在白楊鎮的名聲不弱,年方十七就已經沖破了四條龍脈,成就龍脈境第四重,驚才艷艷。

楊辰和這些楊家出色的年輕后輩,從來都不是一類人。

他們從小就有無數的資源培養,家族中功法秘籍任選,而楊辰卻根本沒有。

他老娘不管他,其他人更不可能給他東西,當初年幼時和其他族人一起參加淬體,他進境飛快,力壓眾人,也風光了一陣。但是沒有功法,再加上他心灰意冷,便沒有再修煉,始終未能沖破一條龍脈,進入龍脈境第一重。

楊辰也暗中努力過,但是沒有功法秘籍,無人指導。修煉一途寸步難進。

"為什么沉默?我說你爹是個廢物,莫非你還不服氣?"

站在楊辰面前,楊戰居高臨下,戲謔的看著他。

這樣的欺辱,楊辰并不是沒有遭遇過,他在外頭風光無限,但是一回到楊家就等于一條狗,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所以往往忍一忍就能過去,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那死鬼老爹走了的原因,表面上怡然自得,但是心里格外煩躁。

"你給我讓開!"

深吸一口氣,楊辰抬起頭看著他,冷聲說了出來。

"老弟,你怎么用這種口氣和哥哥說話,莫非你心里對我不滿么?你不學無術,敗壞楊家名聲,我身為哥哥,稍微教訓一下你,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吧?"

楊戰笑著說,不容楊辰爭辯,就一拳打在楊辰小腹上,然后冷笑著離去。

楊辰痛叫一聲,摔倒在地。

楊戰一走,陳六立刻屁顛屁顛跑過去,路過楊辰的時候,他回頭一大口唾沫朝著楊辰吐去,楊辰在地上痛得抽搐,連忙躲開。

"哎呦,躲開了啊?堂哥,你家這條狗還挺靈活的嘛……"

朝著楊辰嘲諷了一陣,陳六這才跟上楊戰的腳步。

周圍的丫鬟看到這一幕,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沒有人朝楊辰投來同情的眼神。反而嬉鬧而去。

楊辰從地上爬起來,他擦掉嘴角的血液,看著楊戰和陳六離去的背影,充滿靈氣的眼睛中,彌漫出了一絲狠辣。

"武者,若我也是個武者,若是我到達龍脈境,我一定要報復!"

"楊戰,還有狗奴才陳六,今天的恥辱老子記下了,別給老子逮到機會,不然你會死得很慘!"

握緊拳頭,楊辰朝著他老爹住的地方而去。

這十幾年來,誰羞辱過他,他一一都記在心里,若是有翻身之日,定叫那些人大跌眼鏡,永世不得安寧!

這就是他,在他楊辰的朋友圈子里,熟悉他的人,都叫他笑面虎,黑心狼。

楊辰之父,名為龍青瀾,名字文雅,聽說年輕時候也風騷無比,楊家楊三娘楊雪晴,當年是多么風華絕代的人物,都給他勾去了魂魄。

走進粗陋的房門,被一群雜役丫鬟圍著的龍青瀾,面色烏黑趴在地上,屋子里酒氣和屎尿之氣混在一起,臭不可聞。

"他來了……"

看到楊辰到來,丫鬟竊竊私語離開,看來是完成了任務。

楊辰此時的目光,停留在龍青瀾身上,這個男人早就垮了,他會有這個結果,楊辰早就能預見。

蹲了下來,看著他那烏黑的臉龐。

"你到底是怎樣的人,十六年來,我好像從來沒有了解過你,你也沒有被我了解,可悲的是,今天我站在這里,竟然感覺我倆是陌生之人。老爹,老爹……想來我就是那傳說中的不孝子,你離世,我竟流不出一滴眼淚。"

原本覺得自己沒心沒肺,但此時心里竟然有些苦澀。

逗留了一會兒,外面傳來腳步聲,楊辰回過神,一個身穿淡紅色長裙,頭發高挽著的美婦,在一群人簇擁下走了過來,她側身望了望龍青瀾的尸體,嘆了口氣,淡淡道:"這一世孽緣已經結束,楊辰,他是你爹,看在這情分上,你就找個地埋了他。"

說罷,也沒有多看楊辰一眼,徑直走了。

楊辰笑了笑,習以為常,他用嘲弄的眼神看著龍青瀾,道:"老爹,你長得也算是一表人才,年輕時候艷名遠播,無數美女拜倒在你大褲衩之下,沒想到死了之后,你的女人就來瞄了一眼你的死相吧?"

心里悲涼,卻不能表現出來。

楊辰也不管其他,將龍青瀾的尸體背在背上,不顧府上人古怪嫌棄的目光,一直走出了楊府,弄了一輛馬車,楊辰親自當馬夫,將龍青瀾運送到了鎮外,找了個風景不錯的樹林,楊辰下車環顧四周。

"這里山清水秀,鳥語花香,正適合你長眠,而且陰氣也重,想來女鬼不少,若是你死后依舊風騷,就再給我弄個二娘三娘,這里環境優雅,想來是顛鸞倒鳳之地不二之選。"

"我楊辰再怎么說也是你兒子,這一身血肉有一半是您老噴發出來的,不過你死的早,我又不成器,唯一的報答就是將你葬在此處了。若是你變成鬼有了法力,得空就保佑我可以繼續快活下去吧。"

看著龍青瀾烏黑的臉龐,怔了一陣,終究還是有了一滴眼淚流了出來。

楊辰匆匆擦拭,二話不說,直接用手指,在溫潤的土地上挖起墳墓。

他雖然不學無術,但是天賦很不錯,幾年前淬體后到現在,仍然沒拉下半步,一個大坑,對他來說不是問題。

正準備將龍青瀾埋了,龍青瀾忽然就睜開了眼睛。

楊辰喊了一聲詐尸,就將他老爹,推進了泥濘的土坑中。

看著坑中的人,楊辰驚魂不定,支支吾吾道:"老……老爹,我可沒有說你壞話,今個兒挖了個坑,不過是想讓你入土為安……"

龍青瀾翻了個身,罵道:"我安你祖宗十八代,老子還沒死全,就想埋了我,小混蛋,我活過來就是要告訴你一件事,我丹田中有一塊龍形玉佩,等我死后挖開我丹田,取出龍形玉佩,才能讓我這一生徹底解脫……"

2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楊辰才將龍青瀾搬動,讓他靠在樹干上。

"這老家伙根本就是假死!"

觀察了一陣,楊辰就發現,龍青瀾根本一點事都沒有,他郁悶得想揍他老爹幾拳。

龍青瀾瞪著他,道:"別以為老子活過來了,老子現在醒過來,主要是向你交代幾件事。你給我聽好,漏做了一件,我做鬼也會讓你斷子絕孫。"

楊辰翻翻白眼,以前沒聽這家伙講話,但是沒想到講起話和自己風格一致,看來是遺傳的緣故。

"好吧,我知道老爹你沒事,今天看你正常些,有屁就快點放吧。"

龍青瀾呵呵一笑,道:"以前看過你幾次,你這兔崽子,果然有老子年輕時候的風格,那我就長話短說,我死之后,首先第一件事,將我丹田處的那塊龍形玉佩取出來。"

再次提到這龍玉,楊辰愣了愣,道:"老爹,你當我是笨蛋么?你丹田里塞下一塊玉佩,那你怎么還活得好好的?"

"放你的狗屁!我這模樣也算是好么?老子十八年前只身來到這白楊鎮,白楊鎮你老娘那一代,無一是老子對手,要不然你老娘那等美人怎么會給老子騙上床?但是,只從攤上這龍玉,老子龍脈境第八重的真氣,半年內全部被吸盡,從此落了個廢物的下場!"

原來還有這故事,楊辰還真的不知道。看這老頭說得激動,應該不是謊話,但是到底是什么龍玉,能讓人真氣盡失?

而更重要的是,這老家伙曾經是龍脈境第八重的超級高手?年輕時候就有此成就,這是什么概念?

相傳,人族身具遠古神龍血脈,故將人體內九條貫通全身的大血脈稱為龍脈,當肉體淬煉到極致,感應天地,吞食元氣,就能夠衍生真氣,真氣化龍,沖破九大龍脈,才能成就絕頂高手,因此龍脈境一共九重。

楊辰所知,白楊鎮最強的幾個人之一,他的便宜爺爺,號稱絕世高手,不過也是龍脈境第九重而已。

不顧楊辰懷疑的表情,龍青瀾繼續認真道:"這第一件事我已經講清楚了,第二件事,就是……改姓,從今以后,你的名字改為龍辰。我們龍家,是這個世界的超級霸主,龍家的后代,不可能跟別家姓!"

"超級霸主?騙小孩就可以,別來哄大爺……也罷,姓龍就姓龍。"

楊辰愣了愣,沒想到這老鬼竟然還開這種玩笑,不過正好他也早不想姓楊了,他老爹雖然不成器,但是龍姓還能夠湊合著用。

龍辰,這就是他新的名字。

他在心里默念了幾遍,感覺還不錯。看到這老鬼流露出會心的笑容,龍辰突然覺得其實今天自己挺開心的。

他在龍青瀾旁邊坐下,肩膀靠在一起。

"你是我兒子,叫你一聲辰兒也不過分,老子一生呼風喚雨,縱橫龍祭大陸,卻不料最終死在白楊鎮這種狗地方,人生際遇,當真讓人噓唏不已啊。"

"你今天腦子壞掉了吧,你這輩子的破事我了如指掌,少在我面前吹牛!對了,這楊家我們就不回去了,憑我的能耐,再換個地,養活你這死酒鬼應該不難,怎么樣?"

龍辰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遠方的花草樹木,等待著他老爹的回答,但是久久沒有動靜,他愣了愣,立馬轉頭,卻看見龍青瀾熱淚盈眶的看著自己,一動不動。

"老鬼,你怎么……"

被一個大男人這樣熱淚盈眶的看著,龍辰卻沒有任何別扭,盡管他一直嘴賤,但是眼前的男人,卻實實在在是他的父親。

"辰兒……"

"……嗯。"

龍青瀾抬起頭,道:"我不是一個好父親,沒有承擔一個父親一丁點的責任,所以讓你走錯了路,很多事情,你將來要面對的一切,現在我不想告訴你,若你有那個境界,自然自己可以體會。"

"而我這輩子要告訴你的最后一件事,你給我洗干凈耳朵聽清楚,那就是:在這個殘忍的世界,你的實力就是一切,沒有實力的男人,等于一條狗!"

"在我死后,我希望,變強,是你一生的追求,因為這也是我曾經一生的追求,只是命運給我,開了一個玩笑……"

突然聽到這么嚴肅的囑托,龍辰有些發愣。

龍青瀾大力拍打了一下他的頭,把手放在他肩膀上,笑道:"該說的我都說完了,最后再囑托你一件事,接下來楊家會有一場家族大會,年輕一代弟子進行比武,最終的冠軍,能得到楊家最高秘典《龍印》,這《龍印》是你成為龍武者的關鍵,所以無論如何你都要給我得到,切記,切記……。"

這家族大會,龍辰確實有些耳聞,不過這也不關他什么屁事。

"我這實力打敗幾個地痞流氓還可以,去參加家族大會,純粹是丟你老人家的臉啊,還有老頭,你說的龍武者是什么玩意?"

"龍武者……這是一種在龍祭大陸上,消失已久的傳說……"

說完這句話,龍青瀾臉上掛著微笑,眼神中充滿了向往,但是他靠在龍辰肩膀上的手,卻軟軟垂下,杳無聲息。

龍辰正想問問,龍祭大陸又是什么玩意,卻看到龍青瀾手臂無力垂下,他心里一慌,連忙扶住龍青瀾。

雖然他眼睛還睜著,臉還笑著,龍辰卻發現他已經失去了生氣。這一次,竟然真的死了。

龍辰腦子亂得一團糟。

在一天之前,龍青瀾死了,他可以接受,但是當他憧憬著,可以帶著這老鬼遠走高飛,過逍遙快活的日子的時候,他竟然落單了……

龍辰痛苦的埋下頭。

"你給我聽好,漏做了一件,我做鬼也會讓你斷子絕孫。"

"我不是一個好父親,沒有承擔一個父親一丁點的責任。"

"在這個殘忍的世界,你的實力就是一切,沒有實力的男人,等于一條狗!"

"在我死后,我希望,變強,是你一生的追求。"

他的話,一遍一遍回蕩在耳邊。

龍辰從來沒有預料到,有一天他竟然能體驗到,如此痛苦的生離死別。原本以為自己早就沒有了心肝,但是此刻那痛徹心扉的感覺,又是從何而來?

直到深夜,確認這個男人,再也不會醒過來后。龍辰才準備將他埋葬。

看著墳中人枯瘦的臉龐,龍辰默默握緊了拳頭。

"老爹,你說的一切,我記得清清楚楚,也會照你說的辦,你吩咐的幾件事,老子就算這輩子廢了,也要給你辦好了。改姓我已經做到了,龍印之事,還得緩緩,變強之事,也非一日之功。而……"

他想到龍青瀾說的,挖出他丹田中的龍玉的事情。

"他已經死了,我若是破壞他的尸身,這可是大逆不道之罪……"

想到此處,正想放棄,但是旋即又想。

"不對,這死鬼說那龍玉是在折磨他,而且他再三囑咐,想必另有玄機。"

龍辰不是婆婆媽媽之人,想到此處,他拿出匕首,再看一眼龍青瀾,深吸一口氣,便破開了他的丹田。

果然,里面有一塊黑色的玉佩。

龍辰將玉佩放在地上,然后將龍青瀾的尸身休整后,覆上泥土,立下墓碑,三叩九拜之后,他才坐到一邊,看著手中這塊奇異的玉佩。

這就是龍青瀾口中的神秘龍玉。

"就是你,吸干了他全部的真氣,毀了他一生?"

神秘龍玉就是一塊龍形的玉佩,其上紋著一些古怪的紋路,通體黑色,材質看起來非常普通,甚至有些老舊,龍辰實在想不出,這東西怎么會折磨了龍青瀾一輩子。

此時天色已暗,月光傾灑而下,霧氣漸漸彌漫樹林,龍辰手中的神秘龍玉,開始發著蒙蒙的光亮,龍辰一愣神,竟然發現手中的龍玉已經消失了。

"怎么回事?"

還沒反應過來,龍辰就感覺到腦袋中轟然一聲,他的意識竟然出現在,一片灰蒙蒙的霧氣當中,霧氣不停的翻滾著,呼呼的風聲不斷涌過,龍辰分不清上下左右,只能震驚的看著四周。

"這與書籍中描述的識海一模一樣,識海是靈魂的藏身之所,只有成為武者,開啟心眼,才能看見識海,我這是怎么回事?"

心中震驚,龍辰不停在這識海中狂奔,但是他感覺到,自己怎么也逃不出這一片無盡的霧氣,而就在這時,龍辰才看見,一塊漆黑色的古舊龍形玉佩,正懸浮在自己眼前,散發著蒙蒙的光亮。

睜開眼睛,龍辰的眼睛充滿驚疑。

"這神秘龍玉進入了我的識海,該不是想吸我真氣?"

龍辰大驚。

"不對,老子壓根就沒有真氣,他難道還吸我的屁不成?"

就在這時,一股雄渾的力量,從神秘龍玉中洶涌而出,跨過肉體和靈魂的界限,出現在龍辰的丹田中。

這股雄渾的熱氣,讓龍辰全身舒爽。

"真氣?"

3

        

在龍辰愣神之際,神秘龍玉爆發出雄渾的真氣,出現在他的丹田當中。

"這些真氣從何而來?莫非是龍玉從我爹身上吸取的?!"

龍辰僅僅是煉體巔峰,如此眾多的真氣,超過了他的駕馭能力,勃發的能量從他的四肢百骸散發出來,將四周塵土震得飛揚而去!

一股熱浪在他胸腹當中洶涌,龍辰痛叫一聲,死死咬住牙關,此時的他,已經滿身大汗!

丹田中的真氣劇烈的翻滾著,看起來隨時都要爆炸,若是這樣下去的話,勢必會是個爆體而亡的后果,想到自己尸骨無存,龍辰眼睛通紅。

"老子可不是這么容易就會死掉的人!龍脈?給我沖!"

煉體之后,即是龍脈九境,武者丹田衍生真氣,到足夠量時,方能集真氣之力,化為神龍,沖破第一條龍脈。而此時龍辰丹田中的真氣,遠遠足夠!

"破!"

咬緊牙關,汗水揮灑在地,他發出一聲怒吼,丹田的真氣在他強大意念的調動下,猛然化身為龍,呼嘯著,一往無前的朝著龍脈進發!轟得一聲,龍脈就給這雄渾的真氣震開,無數的真氣猶如洶涌的洪水,轟隆隆涌進龍脈,原本緊閉的龍脈,在真氣的沖撞下,一寸一寸的闊大著,在沖撞的過程中,仿佛神龍一般的真氣,也在瘋狂壯大!

啵!

一條龍脈,在一刻鐘后猛然貫通,真氣如龍,在龍脈上循環數次,才回到丹田,不過此時回到丹田的真氣,仍然暴動不已,強大的氣勁讓龍辰整個人都漲得難受!

"第一條龍脈貫通,我竟然成就了龍脈境第一重!不過丹田這真氣壯大非凡,想來龍脈境第二重,我龍辰今日也得試試!"

他心里有數,剛才貫通第一條龍脈,他幾乎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如此大好勢頭,現在當然不能放過,在他父親的墳前,他咬咬牙,朝著第二條龍脈轟然進發。

第二天龍脈貫通的艱難程度,所需要的真氣,要比第一條多上數倍,以此類推,可知龍脈境的晉身有多么之難,白楊鎮的強者,窮一生之力,耗一族巨資,都難以打造出一個超出龍脈境的強者!

真氣如龍,浩浩蕩蕩,在父親墳前,今天他算是豁出去了,牙關咬緊,龐大的真氣在龍脈中層層推進,第二條龍脈的貫通要艱難得多,若是失敗,又得從頭再來!

一刻鐘過去,龍辰才貫通了十寸左右的距離,而這個時候,他已經筋疲力盡了,但是想起他老爹的話,想起他臨死前看著自己時眼中的淚水,龍辰就覺得現在自己承受的痛苦和磨難根本就不算什么!

"那死鬼既然想讓我做個強者,而且我已經答應了,以我龍辰的性格,承諾你這老鬼的事,豁出性命都給你辦的妥妥當當,今日我就沖破這第二條龍脈,讓你對老子刮目相看!"

同時,他還想起那些暗中欺辱過他的楊家中人,還有嘲笑過他的每一個人。

"也罷,老子也不是心狠手辣之輩,誰欺辱過我,我若是僥幸超越你,那么老子就欺辱回來便是!"

啵!

一個時辰后,第二條龍脈終于沖破,浩浩蕩蕩的真氣在兩條龍脈中涌動,真氣輸送到龍辰身體各處,孕養著他的身體。更多的真氣,盤踞在丹田,以丹田為大本營。

真氣流過眼耳口鼻,龍辰感覺耳目前所未有的清晰,雖然現在是夜間,但是可看到的區域,要比以前多得多,聽到的蟲鳴鳥叫,也比以前清晰的多。

進入龍脈境,仿佛就是進行了一場蛻變。現在的他,身輕如燕,但又具千斤之力。

龍辰站起身,感覺著自己全身充沛的力量,臉上流露出了笑容。

此時的他,已經是龍脈境第二重的武者,用上真氣,全力一拳,估計震斷身邊這棵大樹都不是難事。

而從今天開始,他終于算是真正踏入武者的行列!

看了一眼龍青瀾的墓碑,龍辰再叩上幾個頭。

"我今夜之成就,全都來源于你,我以前恨你什么都沒有給我,現在我認錯。你是個好老爹。"

站起身,龍辰趕著馬車回白楊鎮。

"不對……"

龍辰皺著眉頭。

"這神秘龍玉,原本在老爹丹田之內,我原本以為,龍玉之后出現在我識海是意外變故,但是現在想來八成老爹知道會這樣,所以才放心督促我取出龍玉。這龍玉如此神秘,老爹說話也古怪非常,說的什么龍祭大陸,超級霸主等都莫名其妙,莫非老爹有什么來歷不成?"

"也對,老爹來白楊鎮之前,所有人對其一無所知……"

龍辰皺著眉頭,道:"最重要的,老爹肯定認識這龍玉是何物,卻又為其吸盡真氣而死,現在又傳承給我,這其中迷霧重重,到底是何道理?"

意識回歸識海,那神秘龍玉依然安靜懸浮,任龍辰有十個腦袋,也想不通它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識海是一個虛無的意識之地,若他告訴別人,竟然有實物能夠進入他的識海,必然無人相信這等天方夜譚之事。

由此可看出這龍玉神秘之處。

不過在這時候,龍辰竟然發現龍玉中仍然有真氣匯入自己丹田當中,只是沒有之前一下那么巨量而已。

龍辰大喜。

"我的真氣時刻增加,想必還勝過他們的修煉速度,此等速度,追上其他人,應該不是難事。"

原本以為平凡的人生,此時終于有了希望。

看著不遠處的白楊鎮,龍辰想到了龍青瀾的囑托。

"家族大會,楊家那些杰出的弟子,個個都是絕頂的天才,就連楊戰我都遠遠比不過,又何況是其他人?老爹要讓我拿到冠軍,拿到《龍印》,真是難以上青天啊……那什么龍武者,真的那么重要嗎?"

回到白楊鎮,已經是深夜。

龍辰沒有住在楊家,而是在鎮東邊買了一間樓閣,獨自居住。他從小到大小人物欺負了一大堆,大人物卻沒得罪幾個,所以雖然孤身一人,但是卻沒有發生過什么意外。

和往常一樣回到家中,龍辰稍微洗涮一番,這才來到床前,忽然他目光一冷。

"被褥被翻過,莫非是遭了賊?"

龍辰抱著疑惑檢查了一遍,卻沒發現自己有丟什么東西。

龍辰干笑一聲,躺在了床上,今日發生這么多的大事,他連破兩條龍脈,進入龍脈境第二重,正是龍精虎猛的時候,當然難以入睡。

現在已經是三更過后,正是常人熟睡之時,成為武者的龍辰感知也強了許多,隱約感覺有人摸著靠近他的屋子。

他飛快的按了床頭機關,整個人進入床底下的地下室中,而原本的床,恢復了原樣。

透過地板微小的縫隙,龍辰安靜的觀察著上方。

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去,兩個穿著黑衣,黑布蒙面之人進入他的房間,當看到隆起的被褥時,其中一人二話不說,一刀砍向他的床,砰的一聲,床斷成兩半。

"咦?這廢物竟然不在?剛才不是看著他進來的嗎?"

"一定是發現我們進來過的痕跡,然后溜走了!"

"哼,逃得過今天逃不過明天,明日我們再來,憑我們的能耐,對付這個紈绔子弟,還不是手到擒來?"

兩人匆匆離去。

雖然進入龍脈境第二重,但是白楊鎮強過自己的人還有很多。龍辰也不敢大意,方才刺殺他的兩個人,身上都有讓他感覺到危險的氣息,想來功力不差,龍辰若是和他們硬拼,不會有好結果。

"還好我機靈,在床上裝上機關,不然今夜定然身首異處。"

他目光中閃過一絲冰冷。

"這白楊鎮,竟然有人派高手暗殺我?我這么一個小角色,值得這么興師動眾么?"

想到此處,龍辰眉頭再次皺了起來,他想遍了所有人,都沒想出誰會請高手刺殺自己。

楊家之人,雖然摒棄他,但是也沒到請高手斬殺他的地步。

"此中,必然有我所不知之陰謀,也罷,明日我就搬回楊家,一來可以保證安全,二來,我現在成就龍脈境第二重,若無戰技,怕是遇上龍脈境第一重都討不到好處,楊家有武經殿,我現在還是楊家之人,想必能分一杯羹。"

"好的戰技,可是能將攻擊力爆發出好幾倍的啊……"

以前親眼看過楊家人使用戰技,那威力還真不是蓋的!

在楊家,龍辰照樣有一住處,不過是常年未居住而已。天剛亮,他就帶上為數不多的行李,回到楊家。

楊家府邸極為寬大,龍辰回去與否,當然沒人有興趣關注。

自己整理好居住的地方,龍辰再鞏固一番自己的修為,經過了一夜,他的真氣再次壯大了幾分,想必不久的將來,他就可以朝著龍脈境第三重進發了。

當然,現在至關緊要的,還是去武經殿得到一門戰技。

楊家的規矩,只要是楊家之人達到龍脈境第一重,就有資格到武經殿選取一門戰技,龍辰現在也符合這規矩。

一路上,丫鬟護衛的冷眼,龍辰早就習以為常,一些竊竊私語,他也懶得計較。他記性極好,小時候只見過一次武經殿,此時竟然也能摸清道路。

武經殿乃楊家禁地,非楊家之人不能進入,而那些丫鬟雜役護衛,更是連靠近都不能。龍辰遠遠望見那樹林深處一道石門,石門之內有一高塔,即是楊家武經殿。

還沒有走到石門,就有人攔住龍辰的腳步。

正是之前朝龍辰吐過唾沫的陳六,他年齡和龍辰相仿,修為也是龍脈境第二重。

看見龍辰竟然來武經殿,陳六怔了怔,旋即嘲笑道:"原來是辰少爺,今日少爺怎么有空來這武經殿?陳某聽聞楊家某個廢人昨日光榮入土,怎么今兒個辰少爺沒去守孝,反而來這里溜達?"

小人如鬼的道理,龍辰自然懂,不過他言語中帶著羞辱之意,今日聽來,龍辰心中仍然一團怒火,只是武經殿就在眼前,得到戰技之前,他不想多生事端,便再次忍下,繞過陳六往前而去。

卻不想陳六竟然死纏爛打,再次擋在他面前,冷笑道:"怎么辰少爺的耳朵聾了,聽不到陳某說的話么?"

"我已經踏入龍脈境,而且,我進不進武經殿,關你外人何事?"

抬起頭,龍辰冷眼看著陳六。

龍辰沒有任何實力能在白楊鎮打滾幾年,威勢還是有的,再加上突破龍脈境第二重,這一道目光竟然將陳六嚇退半步。

"什么?我沒有聽錯?龍脈境可不是嘴巴說踏入就踏入的,恰好我今天有空,就陪辰少爺好好印證一下實力!"

4

        

陳六退開數步,笑嘻嘻看著龍辰,道:"僅僅是切磋一番而已,點到即止,辰少爺不用擔心敗得太慘!"

龍辰此時冷眼看著陳六,對方一面嬉笑之下隱藏的輕蔑他能夠深切的感受到。確實,如果龍辰沒有昨天的經歷,他在楊家的地位,恐怕連這個外人陳六都比不過。

不過,現在的他,無論是戰力還是思想,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剛剛擁有戰斗力,他心里也戰意十足!

"陳六,你什么面目老子清楚,別給我假惺惺,你想出手就趕緊放馬過來吧,不過若是被我不小心弄死,怨不得我!"

龍辰今日竟然說出這么硬氣的話,陳六怔了怔,正想用狠話壓壓對方,卻已經看到龍辰身影一閃,真氣洶涌,一拳朝著他面前轟來!

"果然踏入了龍脈境,但遠不是陳某對手!也罷,你既然不識好歹,那就別怪陳某下手不知輕重!"

陳六逗留在龍脈境第二重有兩年,真氣照樣雄厚,此時不退反進,暴喝一聲,一拳打出,和龍辰針鋒相對。

砰!

兩人拳頭相撞,真氣爆破,然后各自向后退去。

感覺到對方拳上傳來的不亞于自己的力道,陳六大吃一驚:"好小子,竟然藏得這么深,龍脈境第二重!"

龍辰也被其震退。

"這陳六真氣和我相當,且比我有經驗,若是久戰,我必然不如他,今日是我的第一戰,若是失敗,定然對我以后的修煉有很大影響,所以就是死老子也不能敗!"

想到此處,龍辰雙眼通紅,眼睛急轉,猛然間看到不遠處有一拳頭大小的石頭。

他馬上錯開眼神,盯著陳六道:"陳六,你果然也有些斤兩,不過老子更強,你再接老子一拳試試!"

再次打出一拳,陳六也不甘示弱,爆發出全身的真氣,朝著龍辰壓去!

轟!

這一次,龍辰被打得倒飛而去,猛然摔倒在地!

"老子廢物兒子果然也是廢物,你這點微薄的力量,竟然也敢在陳某面前顯擺,活該被揍!"

看見龍辰倒飛出去,陳六知道自己確實比對方強大,當即大笑起來。

不過此時龍辰已經跳起,雙眼通紅朝著陳六沖來,陳六沒有看到的是,龍辰的左手背到了身后。

"竟然還不死心嗎?"

陳六大笑一聲,朝龍辰迎接而去。眼看著龍辰狗急跳墻般靠近,陳六正要再次出拳,徹底打敗龍辰,但就在這時,龍辰左手甩出,一個黑色的物體猛然朝著陳六的面門飆來,瞬間到達!

"這是什么?!"

陳六連忙用雙手護住臉面,那黑色的物體撞在他的手臂上,從手臂上的痛感感覺出,這是一塊石頭。

龍辰用全力扔出,陳六用真氣震開,手臂倒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但是就在這時,龍辰已經沖近陳六,一腿踹在陳六的小腹上,砰的一聲,陳六慘叫一聲,轟然撞倒一棵柳樹,噴血倒在地上,完全喪失了戰斗力,只能用驚懼的目光看著龍辰,一臉不可置信。

"你……楊辰,你竟敢傷我,我堂哥一定會要了你的狗命!"

龍辰站定,朝著他呸了一聲。

"什么龍脈境第二重的高手,在老子的必殺技面前一樣秒殺!"

龍辰以前不是武者,但也沒有少打過架,剛才那一招就是他以前的絕招。

兩人相斗,他突然朝著對方臉上扔重物,臉有眼耳口鼻,是人的重要部位,也是脆弱部位,陳六不知龍辰扔來的是什么東西,當然會下意識用手格擋,這手一空出來,龍辰緊接的真正攻擊就可以毫無障礙打在他身上。

想起昨日他曾吐自己唾沫,現在戰敗竟然還敢威脅自己,龍辰上前幾步,冷笑著扯住陳六的衣領,冷聲道:"你曾罵我是狗,你曾吐我唾沫,一切都是你這張嘴的過錯,今日老子也不為難你,就封你這張嘴!"

陳六大驚,用極度驚恐,甚至哀求的眼光看著龍辰,還沒來得及說話,龍辰就一拳捅在他嘴上,打落他滿口牙齒,陳六痛得滿地打滾,心中早就后悔了千萬倍。

打敗陳六,龍辰突然感覺到身后有些發毛,他連忙回頭看去,楊戰和他的老爹楊家老二,龍辰的二伯楊云天正站在五米外。

他們本是路過,卻看到武經殿前方上演了這么一場好戲。陳六是楊戰的跟班,就這樣被龍辰打傷了,楊戰一肚子怒火,立馬就朝著龍辰大步走來,氣勢洶涌。

"楊辰……你這是想死嗎?"

二話不說,楊戰一巴掌朝著龍辰扇來。

那真氣磅礴的一掌,龍辰竟然發現自己躲不過,這要是被扇實了,他滿口牙齒非得掉光不可,從這可看出來,這楊戰此時心中有多么氣忿。

無奈龍辰實力不如人,只能干等死。

龍辰咬緊牙關,心里的憤怒也幾乎要把他吞沒。這種被人輕視,像狗一樣對待的日子,他真的受夠了。

他發誓,他要報復。

"為什么他能夠不問是非就能來扇我,若是我實力比他強,他就算有個好老爹護著,他敢就這樣扇我嗎?要是我比他強,就輪到老子去扇他了!"

這即將到來的巴掌,就像是導火索,把他心中的狠勁一點一點拔長出來。

啪的一聲,楊戰的手臂卻被人抓住了,不過離龍辰的臉頰,僅僅只有一寸的距離而已,渾厚的掌風,吹得龍辰臉頰生痛。

抓住楊戰手臂的人是楊云天,楊云天嚴肅道:"戰兒,我的教導你忘記了嗎,都是自家兄弟,怎么能隨便動手,看我回去不好好懲罰你。"

旋即他看向龍辰,道:"哦,你終于修煉到了龍脈境第二重了嗎?此番過來想必是想取戰技是吧,想就去吧,不過我父親在那里靜修,你若是打擾,可是會被嚴懲的……"

說罷,他也沒看龍辰,直接抓著楊戰的手臂,走了。

走了數十步,楊戰終于忍不住問:"爹,他打傷了陳六,為什么不讓我教訓他?就他那點斤兩,一萬個也不是我對手。"

楊云天淡淡道:"老是欺負廢物,你有什么意思,有本事和你妹妹,和靈月楊武比一比?而且再怎么說他還是你姑姑的兒子,怎能如奴才一樣對待!"

楊戰陰沉道:"又是因為姑姑,不是就龍脈境第八重嗎?爹,再給你點時間,不也能達到?"

………………………………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龍辰暗暗將心中的憤怒壓下,不過今天的一巴掌之仇,還有以前的打打罵罵,他全部記在心中。

"還是那句話,別讓我逮著機會,不然叫你生不如死。"

忍了這么多年,他早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

看向武經殿,龍辰拋開負面的情緒,推開石門,走了進去。

至于陳六,仍然在原地躺著,過了許久楊云天才派人把他搬去修養。

龍辰走到那座高塔前面,仰頭看著這鐵塔,暗暗道:"我的第一份戰技,就在里面!"

目光移到旁邊,那里有一間木屋,楊家老祖,他的爺爺就在里面靜修,外人一般不敢打擾,而這武經殿有這老祖守著,也是萬無一失。龍辰達到觀看戰技的條件,當然能夠進入。

"這老頭,裝什么神秘,我老爹年輕時候就龍脈境第八重,不就比你差那么一絲,他若是沒有龍玉,恐怕早就是你這小老兒仰望的存在。"

心里暗暗誹謗,腳步卻已經邁進了武經殿,走過一道長長的甬道,龍辰來到鐵塔內部,這里面擺著幾個書架,楊家的戰技,一一都整齊的被擺放著。

"我方才龍脈境第二重,看來只能修煉黃階初等的戰技。"

黃階初等的戰技,楊家一共有三十二份,龍辰走到這個區域書架跟前,從第一排開始,先是挑了一本《猛虎拳》。

不到一刻鐘,龍辰就將猛虎拳放下。

"怎么回事,這戰技怎么如此簡單?"

看這些秘籍的時候,龍辰感覺耳目清明,記憶力和理解力都超乎尋常,書中所述,他幾乎都是一看都能完全理解。

如果不是武經殿不能修煉,他都感覺自己能夠直接使用出來了。

"莫非我是武學天才,亦或是……"

以前的他,也看過一些小功法,但是也感覺有些晦澀難懂,但是現在的情況卻如此迥異,想來一定是那神秘龍玉的緣故。

"這神秘龍玉在我識海當中,讓我的靈魂發生變化,我因此方能心如赤子,一目十行,甚至對周圍的感知都強大許多……"

"老爹,這神秘龍玉到底什么,竟然有如此逆天的功效,不但能將你修煉的真氣傳給我,更能讓我成為武學天才……"

再看了幾本黃階初等的書籍,龍辰感覺實在沒有挑戰性。于是他找到黃階中等的區域,這里只有為數不多的五份秘籍,龍辰一眼就看見其中一本《隕星拳》。

"……身似星空,拳似隕星,重若泰山,快如閃電……"

"這隕星拳攻擊力在黃階中等的秘籍中號稱數一數二,楊家隕星拳在外名聲也挺大,但是我看這秘籍,卻也并沒有太大難度,黃階初等的秘籍我已記下不少,這次我就抄錄這隕星拳……"

楊家的秘籍原本當然不能帶出武經殿,所以當挑選了一份秘籍,只能抄錄。

半個時辰后,龍辰已經抄錄完畢,他將秘籍放回原處。

"抄錄過程,已將內容全部理解,我現在就回去住處修煉。不過這是黃階中等戰技,不知道我能不能修習成功。"

黃階秘籍,一共分為初等、中等以及高等,龍脈境前三重,一般修煉初等秘籍,以此類推,龍辰挑了一本隕星拳,算是跨級修煉了。

"以神秘龍玉之奇特,想必能辦到這一點。"

打定主意,龍辰走出武經殿,剛到石門,一個枯老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楊家秘籍,修煉完畢即刻銷毀,若是發現外傳,立即誅殺!"

楊辰回頭,卻不見有人在身后,他連忙點頭,道:"是,爺爺。楊辰告退。"

他挑了黃階中等的戰技,算是不符合規矩,怕被這老頭兒發現,所以說完之后,便立刻離開了。

木屋中,老人睜開眼睛,無奈道:"原本以為這小子或許是個可造之才,但是好高騖遠,竟然挑選黃階中等戰技……可惜了。當年的龍青瀾,可是非常有機會到達神丹境的人物啊……"

5

        

三天后,龍辰站在一塊兩米高的巨石前。

左邊是樹林,右邊是一條大河,在這河邊,這樣的巨石隨處可見。

龍辰深吸一口氣,全身真氣猛然爆發,他的身體猶如炮彈一般朝著巨石轟然撞去,猛然暴喝出拳,拳頭恍如一道巨大的隕星,呼嘯著朝著巨石撞去!

轟!

巨石炸碎,石頭的碎片被強大的氣勁朝著后方席卷而去,大半碎石摔進水中,炸起漫天水花。

"身似星空,拳如隕星,重若泰山,快如閃電……這隕星拳包括快和重兩種真意,所以才能爆發出如此力量,我現在是龍脈境第二重,所以還難以發揮隕星拳全部的力量,不過……"龍辰目光沖充滿了冰冷,"若是再遇上陳六,我這一招就能殺死他!"

"三天時間,我龍辰完全掌握了隕星拳,這要是說出去,想必會令人驚詫不已吧。"

走到河邊,龍辰用河水洗洗臉,看著河面上自己的倒影。

"這幾天瘋狂修煉,身體矯健了許多,皮膚也黑了些許,不過依然帥氣,想必老子的妞一定不會少。"

想到此處,龍辰得意笑起來。

忽然,身后傳來風聲,龍辰大吃一驚,連忙躬身趴下,一腿倒勾,不過令他意外的是,他感覺腿部撞到一個軟綿綿的東西,然后一個人影就從他頭頂飛過,驚呼著摔入大河之中。

龍辰站起身一看,發現那原本要偷襲他,卻反被他踢入河中的是一個少女,這少女看起來絲毫不弱,被龍辰踢入河中,也是因為大意而已。

她一臉憤怒,很快就從河中跳上岸,嘟著嘴,氣鼓鼓的看著龍辰,一雙晶瑩的眼珠子恨不得將龍辰吃了。

這少女看起來年紀和龍辰差不多,身形窈窕,明眸皓齒,面白如玉,穿著一身淡青色的長裙,是個不可多得的美少女,龍辰沒見過這么美麗的女子,一時間竟然看愣了。

這少女剛剛從河中出來,衣衫皆被浸濕,此時貼在少女身上,少女白皙的皮膚和誘人的曲線都隱約可見,就連褻衣上繡著的小狗圖案,都被龍辰盡收眼底,略顯規模的胸部,看得龍辰喉嚨發干。

從龍辰的眼神中,少女意識得到自己的不對,頓時氣急敗壞的罵了一聲:"流氓!"

她渾身真氣爆發,一股熱氣將龍辰掀退了數步,那原本浸濕的衣衫,瞬間就被其烘干了,這少女這才惡狠狠的瞪著龍辰,咬牙切齒道:"你……你剛才看見什么了?"

龍辰連忙道:"沒有,姑娘,我什么都沒看見……"

看見龍辰一副認真的樣子,這才原諒了他,不過想起剛才的事情,她惱怒道:"好你個楊辰,姐姐我不過想嚇一下你,你竟然把我推下河,你這個大混蛋!"

姐姐?

但是龍辰卻不認識這個少女,便問道:"你是誰?"

被這樣問及,少女一臉憤懣,罵道:"好你個臭小子,連你姐姐都不認識,我是楊靈青,是你二伯楊云天的二女兒。"

"啊,原來是你……"

龍辰突然想起了這個家伙,說起來她和她非常有緣,因為他們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龍辰出生的時候,剛好到了辰時,所以取名為辰。

楊靈青平時習慣躲在屋里不出門,所以龍辰沒見過她幾次,當然有些忘記了。不過想起了某些事,龍辰得意笑道:"小妞,你讓我喊你姐姐?雖然我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但我辰時,你是酉時,說到底我是你哥哥才對……"

說罷,他也不管楊靈青一臉氣憤,徑直在樹林便找了個石頭坐下。

"臭小子,你給我站住!"

楊靈青走到龍辰跟前,冷冷道:"好吧,姐姐弟弟此事,我們先不說,反正是同日出生,我們就當是一樣大好了。我方才路過這里,竟然看你使用隕星拳,而且還練得有模有樣,這是怎么回事?"

原來是被她看到了。

龍辰想了想,覺得她看到也無所謂,這女孩子雖然有點囂張,但是從來沒有欺辱過龍辰,此時眼中也沒有常人那種蔑視的眼神,龍辰對她有些好感,所以還是愿意和她交談的。

他笑吟吟看著對方,道:"怎么?我修煉出隕星拳不行嗎?讓你羨慕嫉妒恨了?可惜啊,你和我有血緣關系,不好下手,若是你是其他女子,想必我還可以教你呢。"

楊靈青被他這么一說,急得滿臉通紅,她隨手打出一拳,旁邊一個更大的巨石竟然也給之震碎。

"看到沒有,我也會隕星拳,而且我是龍脈境第五重,比你厲害多了!"

龍辰微微咋舌,沒想到這家伙年紀和他一樣,修為卻比她親哥哥楊戰還厲害。

看到她假裝兇狠的看著自己,龍辰心里暗笑,他已經知道了對方的目的。女孩子臉皮薄不好說破,他便道:"沒錯,你會隕星拳,但是卻并沒有練成,做不到那種身似星空,拳似隕星的境界,我若有你的真氣,打出的隕星拳威力定是你兩倍。也罷,今天老子心情不錯,就大發慈悲和你講解一番。"

楊靈青一驚,暗道:"這小子好生厲害,我只打出一拳,他就能看出我隕星拳修煉得不好。"

"好吧,看在你這么有誠意的份上,我就勉強答應你,不過這可是你自愿教的,可別向我要什么報酬,我先說好了,我自己窮得半死……"

"市井俗婦,我身為哥哥,教你乃是天經地義之事,誰要你報酬?"

"什么?"

楊靈青嘴巴都氣歪了,她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人說是市俗潑婦。

"現在你就得意,等你教會了我,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她強行忍下憤怒。

當然,她的心里話龍辰聽不到,只是看這個丫頭順眼,他也沒什么伙伴,今天心血來潮,而且對隕星拳有足夠的把握,所以這才細心為其講解演示。

"……隕星拳最重要的是氣勢,你觀看天空流星,它們是一往無前的落下,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它們的腳步……"

"出拳之時,不能有任何的猶豫,勢必將生死置之度外,一心只想制敵殺敵,一往無前,這樣才能領會到隕星拳的拳意……"

講解演示半天,終于教會了楊靈青,而這時,楊靈青對龍辰的態度,已經變成崇拜了。

她無法想象,一個龍脈境第二重的家伙,竟然對武道有這么深的理解。

分別時,楊靈青道:"喂,今天還是要謝謝你,徹底學會了這隕星拳,我在家族大會上就有機會面對靈月姐姐,說不定有機會得到我們家族至高秘典——《龍印》了。"

聽到龍印兩個字,龍辰目光一動,問道:"小妞,家族大會在什么時候?"

"大概半個月后吧,不過你不用打龍印的主意了,靈月姐姐已經修習到龍脈境第六重,年輕一代除了楊武大哥沒有人是她的對手,而楊武大哥早就得到了龍印,這一次的龍印,怕是給靈月姐姐預定了……好了,不和你說了,我得趕緊回去修煉,爭取達到龍脈境第六重。"

說完后,這個小丫頭便跑了。一頭青絲在身后甩來甩去,倒挺可愛。

龍辰看著她離開,咽了一口唾液。

"這小丫頭模樣和心地都是上上之選,奈何上天瞎了眼,竟然讓她成為我堂妹。完全無法下手。真是苦矣。"

坐在青石上,龍辰看著楊家的方向。

"龍脈境第六重……半個月后,想必也沒有我什么事,但是,老爹強烈叮囑我,我不得到這龍印又怎么行,這小妞都那么拼命,老子更是不能有絲毫怠慢,龍脈境第六重就第六重,我把命豁出去修煉,想必也有一絲機會!"

"修煉!努力!堅持!"

汗水流淌而下。

直到天黑,龍辰才回到楊家,此時楊家已經點起了燈籠,一片亮堂。

剛要進門,一群人便浩浩蕩蕩出來,龍辰抬起頭,正好擋在眾人的前面,那些愉悅談話中的人,立刻就看到了他。

為首一美婦,是楊雪晴,龍辰老娘。

楊雪晴身后跟著一嬌媚少女,就是楊靈青口中龍脈境第六重的楊靈月,今年十八歲,是楊家老大,楊雪晴大哥楊青玄的女兒。

楊家老祖大兒子名為楊青玄,現在掌控著楊家的日常事物,二兒子楊云天,掌管著家族的生意,三女兒就是楊雪晴,負責教導族內小輩的修煉。

楊家老大楊青玄前兩個孩子是一男一女,分別是楊武和楊靈月,楊武是楊家年輕一輩第一人,而楊靈月就是眼前這個少女。

楊家老二楊云天前兩個孩子也是一男一女,分別是龍辰的死對頭楊戰和剛剛遇見的楊靈青。

楊雪晴是女性長輩中唯一一個功力高深的,所以楊靈月一直跟著楊雪晴修煉,也算是她半個女兒。

這邊是兩個女的,而旁邊卻是兩個男人。

為首一個和楊雪晴談笑風生的是一個俊朗的中年男子,一溜長須,雪白長袍,風度翩翩。在他身后跟隨的是一個年輕男子,目光似電,身形矯健,舉手投足氣勢十足,相貌和中年男子有三分相似。

想來這兩個男子應該是父子。

這個時候猛然間看到龍辰站在面前,楊雪晴怔了一剎那,然后連忙朝著中年男子笑道:"白大哥,本想帶你觀賞我楊家的蘭池雨荷,奈何天色已晚……"

"無妨,晴妹,你我都在這白楊鎮,低頭不見抬頭見,若有空閑,我自然再次登府,楊家蘭池雨荷的名聲,可是如雷貫耳啊……"

兩人說說笑笑,在一群護衛的陪同下,從龍辰身前經過。

只有楊靈月別過臉冷淡了看了龍辰一眼,又與旁邊的年輕男子交談起來,不時發出嬌嗔笑聲。

"很好,完全忽略我的存在。仿佛我與空氣一般無二。"

龍辰漸漸握緊拳頭。

"看來我爹一死,你卻急著想另尋新歡了,先不說老爹的名聲,就白展雄這個家伙,我是絕對不能讓你跟著他的!即使你對我無情,但是我龍辰也不能無義,畢竟我的血肉是你所給……"

"白展雄,表面偏偏君子,事實上可不是什么好東西啊,上次翡翠玉樓的幾個姑娘,就是被他弄死的……"

看到這個和楊雪晴談笑風生的中年男子,龍辰就想起了那記憶深處的那件事,翡翠玉樓那幾個姑娘是他的好朋友,賣藝不賣身,但是被他暗中擄走,龍辰若不是偶然看見,那就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覺了。從那天起,他就知道這個白展雄實際上是頭禽獸。

"在這個白展雄面前,你今日竟然如此輕視我,忽略我的存在,而我龍辰卻是不甘寂寞的人,你越想我消失,我就越要在你面前蹦達,你覺得我們父子沒用,那我就不斷變強!"

"總有一天,我站在你前面,你不但不敢正視我,甚至要給我下跪懺悔!身為一個母親,卻從來都沒有盡到做母親的責任!我恨你!但我做不到與你忽視我一樣忽視你!"

這一刻,一群人從他身邊錯身過去的一刻,龍辰低著頭,握緊拳頭,指甲陷進血肉中,鮮血直流。

他的身體,掀起了沖天的巨浪。

他心里仿佛藏著一頭野獸,在瘋狂的咆哮怒吼!

回到自己所住的住所中,龍辰準備洗刷一番,就準備開始修煉真氣。

忽然間,他看到桌子的茶幾下壓著一張紙條,拿起一看,頓時一臉憤怒。

紙條上寫著:"若是要小黃的命,就來旭日酒樓牡丹一號房間取!過時不候!"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mzEUXicQHfM10beRFDkAljvX3u8HOlDbdtTD2pMlzKFokd43EOz9yN9u0waY8cibicicKtoeo3XTOlT1NjXpMasnB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北京快乐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