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官网|北京快乐8选一秘诀

疫情讓78%的餐企損失慘重,資本會是餐飲的救命稻草嗎?

企業復工時間一再后推,各地對餐飲堂食的禁令不減反增,外賣“進項”有限,餐企資金鏈面臨斷裂。

資本這時候成為香餑餑,很多餐企開始尋求資本幫助,資本也認為“進入優質餐企,這可能是一輩子最好的機會”。疫情或許會讓餐企與資本,迎來一次蜜月期。

往年都是初七上班。今年等2月2日假期結束,卻收到不得早于2月10日復工的消息。等到2月10日,有的又說2月17日復工……2020年的“假期”不斷延長,各行業老板們的心越來越焦急。

近日,隨著各企業陸續復工,原以為餐飲也能一起復業,不料多地開始禁止堂食。

而外賣的“火爆”,也僅針對一些本來有基礎、寫字樓附近的餐企,而且進項相對有限。更多餐企,快到資金鏈斷裂的邊緣。

2月14日,一張落款為上海某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停業通知在網上流傳,稱因受疫情影響,餐廳無法繼續運營,將于2020年2月11日正式停業,之后也不再經營。這樣的停業通知,在疫情期并不是個例。

那么,餐飲行業眾多餐企,資金狀況到底怎么樣?該如何獲取資金以保證活下去?

1

沒有“進項”資金鏈斷裂就在眼前

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9年全國餐飲收入為46721億元,其中15.5%來自春節期間的消費旺季。而今年疫情期間78%的餐飲企業營業收入損失達100%以上;9%的企業營收損失達到九成以上;7%的企業營收損失在七成到九成;營收損失在七成以下的僅為5%。

雖然目前尚無大型餐企爆出資金鏈斷裂的消息,但許多的小餐廳已經選擇歇業,后續生死未卜。

1

小微餐企

由于目前很多餐廳尚未復工,很難監測到底有多少門店會因疫情而關閉,但根據清華朱武祥教授、北大匯豐商學院魏瑋教授,和北京小微企業綜合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劉軍聯合對995家中小企業進行的調查,85.01%的企業賬上資金余額最多只能維持三個月,34%的企業只能維持一個月,33.1%的企業能夠維持兩個月,能夠維持超過6個月的僅占9.96%。

 以上數據雖不是餐飲行業調查數據,但相信餐飲業的狀況只會更加困難。根據江蘇省餐飲行業協會的監測顯示,2月5日江蘇省95%餐企正休市停業,而在全省餐飲38萬戶服務網點中,小微餐飲占84.1%。 在很多餐飲人的朋友圈,微小餐企老板決定關店的不在少數,而準備在春節發力經營餐企的資金情況最為危急。 一位餐飲老板就告訴紅餐網(ID:hongcan18),他有兩個中餐店,根據往年的經驗,為了備戰春節高峰,把大部分現金都用在了春節前的備貨,身上只留了一個月的員工工資款和備用金(兩個店接近45萬)。

但疫情一來,備的貨都打了水漂,只能想辦法打折處理,而由于春節把員工都留了下來,發完1月份的工資,他身上就沒有現金了,2月還要繳納6個月房租。兩個店這兩筆的開支就將超過120萬,而他身上已經沒什么現金,就算房東減免或延緩收租,也不足以完成周轉。他已經決定遣散員工、處理存貨,關門。 這樣的餐飲老板,在紅餐網這段時間推文的留言中,非常之多。可以說,在經歷2019年原料上漲快、人工成本升高、高房租后,現金流本就不算流暢,抗風險能力進一步降低,本來想借春節打個翻身仗,但沒想到這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2

中大型餐企

連鎖餐企相比小餐企雖然有更好的現金流支撐,但同樣損失不小,因停業仍需支付員工工資、房租,部分連鎖餐企的現金流也已嚴重不足,企業受損難以在短期內彌補。 越是大型連鎖,門店越多,損失也就越多,正如外婆家吳國平所說:“天一亮就要支付250萬元。”

外婆家全部品牌門店8000名員工,一個月工資成本約6000萬,租金約兩三千萬,這近一個億的固定成本,即使不開業,也必須支出。 西貝董事長賈國龍也給我們算了筆賬。 西貝在全國60多個城市,有400多家門店,當前基本都已停業,只有100多家在做外賣業務。預計春節前后一個月將損失7-8億元營收,也就是流入資金。

之后就是成本。根據賈國龍透露,西貝成本結構中,原材料占30%,但姑且可以不算做損失,因為可以售賣,也可以用于1萬多留崗員工在宿舍的餐食;房租占10%,不營業就不用交;稅收成本大概占6-8%。而剩下的30%人工綜合成本才是大頭。 西貝目前有2萬多員工,大部分仍在待業狀態,但按國家政策規定,西貝必須繼續發工資,如果給全工資,一個月支出就在1.5億左右。而1萬多留崗員工,在提供食宿的同時,還要保證安全。

“現在口罩不好買,有些賣高價,一個N95要 30多,這部分就花了幾百萬。”此外,還需要給在經營的門店配備相關的消殺產品。僅月工資一項,一個月就1.5個多億,兩個月就三個多億,三個月就四五個億。 可以看出,無論哪型餐企,最難過的還是資金這關,就像賈國龍說的,無論哪個企業,都不太會備足幾個億的現金。在沒有現金流入的情況下,任何企業都很難。

2

餐飲—資本又一次親密期大門或將提前開啟

現在看來,無論是和房東商量減租、免租,還是裁員,餐企都在想盡一切辦法“節流”,而“開源”除了恢復營業之外,就剩下了向外求助。 銀行肯定是一個重要的資金來源,國家也不斷要求銀行,不輕易給受疫情較大影響的企業抽貸、斷貸、壓貸,央行投入1.2萬億釋放流動性。不少銀行也主動上門,為餐企提供幫助。 除了銀行,很多餐飲人還將目光轉向了資本機構。 1

疫情讓餐企明白,餐企是需要資本的

2月1日西貝的一聲疾呼,驚醒了各行各業,包括資本機構,就在賈國龍“喊話”當晚,就收到了來自銀行的主動信貸邀約,各個資本機構也行動起來,對接優質但暫時遭遇困境的餐企。 觀見餐飲小學聯合財得得在朋友圈呼吁金融機構多支持餐飲行業,短短三四天,便聚集了“消費王”王岑、盛景嘉成資本、番茄資本等資源,發起“餐飲融資貸款公益行動”。觀見餐飲小學創始人汪潔說,預計到月底能為100家左右企業提供幫助。

專注垂直餐飲投融資的壹馬資本也攜手加華資本發起公益融資,截止到2月12日,收到了200+餐企的融資需求,總融資額需求超過20億。

而在這些餐企中,中小企業占比50%,微小餐企占比40%。可以看出,在這個階段,餐企對資本的渴求是是遠高于平時的,也是全方位、不分企業規模的。 在此餐飲危難之時,紅餐網也聯合杭州銀行、天圖投資、啟賦資本、險峰長青、同程資本、道生資本等聯合發起《春風行動》大型餐企融資公益活動,為餐企打開急速融資和貸款通道。

啟賦資本合伙人胡祺昊就表示,近期負責投融資的員工每天要看近300個餐飲項目,“現在很興奮,恨不得自己干。”胡祺昊說,這種興奮正在于當下餐企對資本股權投資認知的轉變。 餐企在這個過程中,正在在不斷認識到現金儲備、合理現金流的重要性,認識到資本的作用,資本操作的意義,以及資本存在的必要性。 原本聲稱“西貝永不上市”的賈國龍也說,“這次災難也教育了我,之后要重新評估什么是有利于企業、有利于員工、有利于顧客的發展方式,上市可能就是其中的一種。”

相信這次災難教育賈總的不止是對于資本的看法,還有更多關于管理、商業模式的部分,當然,這是后話。 從融資的需求上來說,餐企對資本的態度是有所轉變了,本次疫情爆發了眾多企業的資本引進想法,但并不是說所有餐企都要去擁抱資本,都能夠擁抱資本。  2

考慮投資回報的資本,才是對彼此負責

商業世界是殘酷的,你不對自己殘酷,現實便會教你什么叫殘酷。比如這次疫情倒下的很多餐企。 資本就是商業世界中的現實主義,正如小馬歌說的“資本不是活雷鋒,他們愿意錦上添花,卻不會喜歡雪中送炭。投資需要回報,將來不能賺錢的企業當然沒有投資價值。” 餐企在明白資本的優勢之外,一定要明白什么樣的餐企更容易獲得資本的幫助。小馬歌的總結是5點:

有品牌影響力,形成規模效應

近幾年的數據持續30%以上的增長

有明確的戰略目標,長遠計劃

細分賽道有機會跑出來的企業

有新餐飲商業模式的企業

所以在疫情爆發不久的2月6日,文和友就迅速獲得了加華資本旗下基金投資近億元人民幣。壹馬資本數據顯示,本次尋求資本的200余家餐企中,大型連鎖品牌占比10%,年收入5億以上的有近10家。   這其實就要求餐企不能臨時抱佛腳,即使當下沒有投融資需求,也要有風險意識,做好準備。

“大部分企業有一個現象,公司賺錢時基本不考慮融資,更不想讓別人分享收益。總是到了經營業績每況愈下、負債率居高不下、短貸長投,甚至資金鏈套斷裂的時候,才開始病急亂投醫,四方游走尋找投資方。”小馬歌說。 汪潔也表示,這次公益活動中很多第一時間找上門的企業,都是外界看起來非常不錯的優質企業,這也說明越完善的企業,風險意識越高。 那么哪些餐企是不容易獲得投融資的呢?小馬歌認為可分為兩類,一類是企業本身有硬傷 :

1)未獲得過融資的創始人,開始盲目的融資,融資想法異想天開;

2)創始人對投資行業想法不成熟。

另一類則是符合融資標準的優秀品牌,但:

1)企業本身沒有找到適合企業發展戰略支持的投資人。

比如擁有1000多家門店的火鍋品牌“蝦吃蝦涮”,就表達了對資本機構的觀望。創始人牛艷說,一方面源于自身現金流保持正向,另一方面還未碰到真正能夠與品牌共創的投資機構,“沒有看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如果對方只是想站在主力的位置,那是沒必要的”。

2)估值偏高或融資方案不夠專業。

對于門店數量較少的餐飲品牌來說,有的則更傾向銀行貸款,而有的則直接表示現階段不是最佳的融資時機。

3

不要用投機的態度對待餐飲投資

當然,疫情過后一定會有人說,餐企在這個特殊時期引入投融資是“病急亂投醫”,而資本則是“趁火打劫”。

加華資本創始合伙人兼董事長宋向前也說過,“這個時候,是優質企業普遍估值下調、估值回歸的一次機會,特別是優質餐企,平時現金流非常好,大多不需要投資,現在也許有機會,可能是一輩子最好的一次機會。”

 但小馬歌認為,餐飲品牌最好的融資時機,絕對是品牌影響力上升、數據增長的階段,如果一個企業品牌、數據表現不佳,無論在什么時候,都很難獲得資本。 窄門學社、番茄資本創始人卿永也覺得,這個機會是也不是。“是”是因為餐飲企業此刻真的需要錢,這個時候的錢可以救命。“不是”是因為此刻如果用投機的態度對待,你可能血本無歸,就算沒有這次危機,餐飲的坑也不計其數。投資是一件極其專業的事情。 對于專業投資人而言,并不代表此刻可以低價獲得好標的。此刻,餐飲連鎖確實比以往更需要資本,但趁機壓低餐飲品牌估值,并不一定是一件被歡迎的事。 “真正的優質餐飲品牌的價值不會因為疫情的發生而降低,反而,他們可能因為更強的組織力、品牌力和現金流能力而且獲得更好更大的發展機會,價值相反可能更大。”

卿永說,所以此刻做為投資人,更應該看到企業的長期價值,站在更長的時間緯度來看待,幫助企業渡過難關,提供充足的資金供給和各種賦能,幫助企業獲得最佳的發展機會。 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也認為,資金方應根據不同公司給予不同對待和幫助,如果在這個時候抱著撿漏的態度來看餐飲投資這件事,從根本上來說,可能不夠理性。

“為了資金,去調整財務結構和管理結構的企業,在想到方法并實施之后,也不一定會降低太多估值。而真正在這個階段拼命狂降估值的企業,可能它的可投價值也并不是很大。” 在商言商,對餐企而言,現在就是需要資金;對資本而言,對于餐企的評估依然存在,甚至更加嚴格,趁火打劫并不是資本的目的,只不過疫情打斷了優質餐企的現金流,打開了餐企的大門,讓資本更容易與餐企接洽。

但這就像談戀愛,兩個人都很優秀,也有不合適的可能,投融資的結果如何,還是要看雙方的匹配精準度,雙方都應該更加謹慎。

如果說2015-2017年是餐飲和資本的蜜月期,投資案例高達,2018-2019年則是冷靜期,投融資案例數明顯下降,但雙方更加冷靜,更加了解彼此,所以總體金額仍然走高,這說明越來越多的資金,開始向優質企業聚攏。 

 紅餐網創始人陳洪波認為,資本不是洪水猛獸,它在合適時間以合適的方式出現在合適的企業,就是企業強有力的武器,而企業既要有能力去拿到資本,也要有能力去分辨適合自己的資本,去駕馭和資本的關系。這才是企業和資本最佳的關系,餐飲也不例外。 而這次疫情,無疑正在加速這種相互了解,也許這次疫情會成為餐企與資本關系再次升溫的開端。正如胡祺昊所說,疫情過后,餐飲行業將步入新的階段——升級版“新餐飲”時代,資本將為餐飲企業的標準化、規模化帶來新的機會。

餐飲戰疫,我們在一起!

疫情之下,餐飲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餐飲同行憂心重重,我們也為之揪心不已!

作為一個有溫度的行業媒體,

紅餐網將持續送上疫情相關專題內容。

(紅餐爆料微信號:Cwhchb)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kzguv.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北京快乐8官网 四川时时彩 新浪世界杯篮球比分直播 欧洲杯比赛比分 卡五星麻将群一元一分 生讯网配资 腾讯麻将好友房 今日足球比赛比分 山东11选5推荐 新浪竞彩足球比分直bo360 北单比分直播360山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 成都麻将玩法大全图解 河南11选5 好友麻将官网 足球比赛比分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